2k文学 > 玄幻小说 > 两个世界的传说 > 第十九章 拿个第一回来
    ?那道绚丽的光柱持续时间并不长,几分钟过后便是消失不见,同样消散的,还有叶柯身边凝结得近乎实质的红色元气。
    叶柯深深地呼出一口浊气,在小白震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的表情下走下了床,站在房间中央。叶柯环视了一下自身,他发现自己面色已恢复正常,但衣服却出现了变化,原本他穿的衣服是王世强找人做的,用的是浅蓝色的布料,而此时,衣服的模样没有任何不同,但颜色却是变成了红色。不是浅红,不是朱红,而是一种红得快要发黑的颜色,看起来诡异不已。
    “叶柯,你这战衣貌似红得有点不正常啊,按《凌天诀》中记载的,极品战衣附身的时候也不过是火红,你这都红成什么样了?”小白震惊归震惊,但叶柯战衣的不正常之处它也是看见了。
    叶柯下意识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全身,只见自己衣服的颜色都快赶上以前吃的一种叫车厘子的水果的颜色了,眉头也是皱了皱:“好像是有点不正常。”
    “那你有没有感到什么不适的?”
    “没有啊,我觉得我浑身上下都挺舒服的,蛮有力量的感觉。”
    “你现在什么实力了?”
    “对哦,这倒是忘了,我试试······卧槽,怎么就红衣三级了,这飚得也太快了吧。”
    小白无语地看了一眼叶柯,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了,这家伙脑子怎么就像缺根弦似的。
    “行了行了,把元气收了吧,弄一身红衣服在房间里显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出嫁了。”见叶柯有点沾沾自喜了,小白不由得出言提醒道。
    “哦。”闻言,叶柯听话地收起了元气,霎时间,红色的衣服变回来原来浅蓝色的模样。
    “附身战衣过后,你才能更好地灵活运用自身的元气,战斗力也会提升几层。今后若是与人对战,你一定要快速附身好战衣。今晚那个袭击你的人就是太轻敌了,没附身战衣就上了,被你侥幸反杀也是正常的,如果他附身好战衣再来,你能在那一爪之下活命的几率起码会降低三四层。”
    “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我的这个战衣颜色这么奇怪,该不会有着什么不良影响吧?”
    “我觉得不会,你的元气运行的经脉路线确实是按照《凌天诀》运行的。”
    “那就不管了,只要能变强而且没有副作用,怎样都行。”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清晨温暖和煦的朝阳刚好在叶柯的房门上撒上一层金色的时候,叶柯突然推开了房门,还没来得及对着清新的空气伸上一个懒腰,叶柯就看见陈管家已在外等候了。
    “陈管家,这么早,您是专门等我的?”叶柯看着陈管家,不解问道。
    陈管家面色凝重地看了叶柯一眼,眉目中竟透露出纠结的神情:“是的,叶公子,老爷正在客厅等着您,还望您赶快去一趟。”
    叶柯感到有点奇怪,这王天元好端端的等着自己干嘛,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吗?心下如此想着,却也不敢耽搁,当即对陈管家抱拳施了一礼:“多谢陈管家,我马上就去。”
    客厅中,王天元忧心忡忡地坐在主位上,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王叔叔,您这么早找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叶柯一进门就看见了王天元,立即恭敬问道。
    王天元的思绪被这道声音打断,抬起了头,看见了叶柯,却也不怒,只是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叶柯啊,坐吧,有件事得跟你说说了。”
    叶柯依言找了个位置坐下,问道:“不知王叔叔所为何事?”
    “叶柯啊,战衣附身了吧?”王天元问道。
    叶柯点点头:“已经成功了。”
    “恩。昨晚你弄的动静我们可都看在眼里。”此时王天元的严重竟然涌出了一抹深深的羡慕,“极品战衣啊,那可是极品战衣啊,你说你怎么就不能是我儿子呢?”
    叶柯闻言怔了怔,这王天元把自己叫到这里来不会只是想让自己做他儿子吧,他应该还没这么无聊,肯定有其他事情。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在这个世界除了小白,也就是与王家的这三人最亲了。他莫名其妙出现在王家,王天元至始至终都没说过什么,只因为王世强,就供他吃供他穿,就连家族的功法都让自己随便选,这份恩情,不可谓不厚,况且王天元的年纪,做自己老爹也是绰绰有余的,既然这样,那拜一个干爹又如何?
    心念至此,叶柯也不含糊,当即便跪在了王天元面前:“如您不嫌弃,孩儿今日就拜您为干爹。干爹在上,请受孩儿一拜。”说着就磕了三个响头。
    王天元被这突然的一幕弄得有点回不过神来,待反应过来,差点就老泪纵横了,连忙扶起叶柯:“心意到了就好,心意到了就好。快起来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干儿子了,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王天元还能有个极品战衣的干儿子。”
    叶柯也不推辞,在王天元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笑道:“不知干爹今天找孩儿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闻言,原本还为认了叶柯当干儿子而高兴不已的王天元脸上顿时又布满了乌云,道:“叶柯啊,你在我们王家,或者说在我们青云镇的日子,可是不多了。唉,也怪为父没有那个能力,不能保护好你。”
    叶柯大惊,连忙问道:“这是为何?”
    “昨晚你弄出来的异象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你拥有极品战衣的事情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出去。像你这等天才,大路上各大门派定会不顾一切想将你收之门下,同样的,不能招你为弟子的某些超级门派,比如月华宫这样的只招收女弟子的门派,也决计不会让你这么大个威胁存活于世间太久,他们会想方设法将你这个今后能够动摇他们根基的麻烦给铲除掉。这么说你能懂吧。”王天元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也是极为不舍的,这是自己才认的干儿子啊,就这么快让他离开了,心中怎能甘心?
    但不甘心又能怎样,他刚才说的话都是实话,大路上那些超级门派的生存法则便是如此,对于一个不能被自己所用但天赋逆天得成长起来足以威胁到自己整个宗门的天才,不顾一切地将之抹杀在摇篮中才是最保守的做法。要是放在以前倒是没什么怕的,但这段时间青云镇可是有个从月华宫回家探亲的东方灵涵啊,这月华宫能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让叶柯离开才是真正对叶柯的保护。
    叶柯也不是笨人,一听便明白了,可转念一想,又有一问题出来了,于是问道:“可是干爹,我要是走了那些门派找你们要人怎么办?这不是连累了你们吗?”
    王天元摆摆手:“这些不足那为虑,那些超级门派也是要脸面的,不会拿我们小家小业的怎么样,顶多让他们在家中搜上一阵,搜不到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叶柯点点头,王天元说的也是实情。
    “事不宜迟,叶柯你还是尽早离开为妙,最好走得远些。还有你那附身的战衣,以后能少用尽量少用,如若迫不得已用上,看见了的人除非自己的人,其余的一定得杀了,不然后患无穷。待会儿让陈管家带你去那些拿些银子,再挑两部合适的武技傍身,然后走得越远越好。”王天元耐心地一条一条叮嘱叶柯,深怕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叶柯含笑看着王天元,不知不觉间,眼角竟然微微湿润了。自从自己母亲失踪,父亲车祸而亡后,叶柯就再没体会到过这样的关爱,王天元虽然啰嗦,但每一个字无不是对自己的关心,这让叶柯如何能够不感动?
    叶柯擦了擦溢出眼角的几滴泪水,强迫自己笑了笑,问了一个跟王天元说的话毫不相关的问题:“爹,那个比试什么时候开始?”说话间,竟然将那个“干”字给去掉了。
    王天元没想到叶柯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下意识答道:“后天。”
    叶柯点了点头:“那我就后天再走。”
    “为什么?”王天元大惊,“叶柯,这事儿可耽误不得,早走一步早一点安全啊。”
    叶柯笑了笑,一股气息虽弱但颜色却红得发紫的元气瞬间汇聚,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战衣便是附身,刹那间,滔天的气势冲天而起,厅外朝阳照进来,扑在了浑身火红的叶柯身上,宛如神袛。王天元看去,此时的叶柯虽然元气并不浑厚,但却让他有一种自己根本打不过叶柯感觉。
    叶柯笑着,轻声说道:“爹,往年您的亲儿子都是给您拿的倒数第一,今年,看您的干儿子给您拿个第一回来。”
    王天元满脸泪水,看着叶柯,久久不能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