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两个世界的传说 > 第十八章 叶柯这小子,还是人吗?
    ?叶柯一路飞奔,不出几分钟就回到了王家。轻车熟路地来到王家的饭厅,只见王天元跟王世强正在说着什么,而陈管家则是在将一盘盘的饭菜端上饭桌。
    王天元第一个见到叶柯,出言朝叶柯笑道:“叶柯回来了啊,赶紧的,正准备吃完饭呢。”
    “好的,王叔叔。”叶柯回了一句,便上了饭桌坐在了王世强身边。
    叶柯经过了全力的奔跑,此时正面色潮红,气喘吁吁,王天元眼尖,一眼看出了叶柯的情况,不禁问道:“怎么了叶柯,你脸色怎么那么红啊?”
    叶柯笑了笑,回道:“没事,我不想着快到晚饭的点了吗,就跑得快了些,休息一下就好了。”回来的路上,叶柯便想好了,刚才遇刺的事情还是不跟王天元说为好,毕竟人家对自己已经够好了,再让人家掺和进这种事怎么说都不太地道。
    “那就好。”王天元也没有怎么多想,说道,“正好叶柯回来了,那我跟你们说个事情。再过几天就是镇上小辈比试的日子了,你们都准备准备吧,叶柯你也上场吧,这对你来说也是种锻炼。”
    “比试?什么比试?”叶柯有点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我们青云镇每年都有一次小辈比试,也就是摆一个比武台,让三大家族所有你们这一辈的人上去切磋切磋。明面上说是比试,其实也就是显摆一下各大家族的年轻一辈的战力。”王天元解释道。
    叶柯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这两天他都是自己在修炼,根本没有什么实战的机会,这个莫名其妙的比试倒是来得正好,就算打不过别人,长长经验也是可以的啊。
    “那好吧。”话不多说,叶柯便点头同意了,“不过我想问问王叔叔,这个比试到底是怎样的,有没有什么规则之类的?”
    见叶柯同意了,王天元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往年的这个比试他们王家都只是象征性地出现了一下,不为别的,只因为王家就只有一个王世强这根独苗,根本比不上郑家跟东方家那样的枝繁叶茂,更重要的是,王世强这根独苗还是个不喜修炼的人,就算上场了也是挨揍的份,所以以前王天元对这个比试根本提不起兴趣。但今年有了叶柯的突然加入,王天元的想法也就不一样了,他也想看看,叶柯究竟是不是真的如陈管家所说,天赋逆天。
    “规则倒是不多,抽签决定上场顺序,皆是一对一的战斗,只要不伤人性命,你怎么高兴怎么来。”
    叶柯点了点头:“那行,什么时候比试王叔叔您叫我一声就行了。”
    “叶柯,你确定要去参加这个比试?”王天元都还没说话,之前一直没开过口的王世强突然说道,“你是不知道那些人有多厉害,东方卓这种货色可不能跟他们比啊,你可得考虑清楚了。”
    王世强刚一说完,王天元瞬间就暴怒了:“他奶奶的,你个没出息的,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年年倒数第一,你还好意思说。”
    被王天元这么一吼,王世强顿时萎了,小声嘀咕道:“我喜欢的是炼丹嘛。”
    叶柯见状也是苦笑了一声,这两父子,真是亲父子啊!!!
    “没事,我就是去长长经验的,打不过我就不打了。”叶柯拍了拍王世强的肩膀,笑道。
    ······
    吃完饭后,叶柯向王天元等人打了声招呼,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也不闲着,脱了鞋子就上了床,他打算先调息一下,然后配合着王世强早上给的凝气丹附身战衣。
    附身战衣可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过程,稍有差池后果将不堪设想,轻则附身战衣失败,终身止步凝衣期,重则走火入魔,反被自身元气吞噬而亡。在紫龙大陆这无数年的历史里,不知道有多少天才就是被这一步给弄得生不如死。
    小巷中的那一战叶柯几乎用上的全力,难免有点气息不稳,元气不足,这种状态想要附身战衣过于危险,所以叶柯必须要调息一下才行。
    叶柯盘膝坐在床上,双手再次结出那个诡异的手印,没多一会儿便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小白趴在叶柯的身边,也没闲着,小脑袋里想着之前看的《凌天诀》中关于附身战衣的基本事项。照《凌天诀》中所说,战衣共分为十品,除一至九品之外,还有个极品战衣。战衣的品阶直接决定了一个人今后的前途,一到三品为下品,四到六品为中品,七到九品为上品,如果能够附身七品以上的战衣,那已经能够算是天才了。
    看着天地元气宛如实质地不断涌入叶柯体内,小白心中微微动了动,这个叶柯全身经脉畅通,再加上体内蕴含着空间之力,想来附身的战衣也不会太平凡了,只是不知道的是,他究竟能附身什么样品质的战衣呢?
    叶柯坐在床上,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四面八方的红色元气扑面而来,争先恐后地进入叶柯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如此进行了大概一个时辰,叶柯周身的元气波动骤然停止,瞬间消散。与此同时,叶柯的双眸突然睁开,那清澈得深不见底的瞳子发出了一道细微的精光,转瞬便逝。
    此时的叶柯,已经恢复到了顶峰状态。
    叶柯低下头,看了看趴在床上的小白,看见小白也在看他,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从一旁的枕头下摸出一枚乳白色的丹药,这不是王世强送给他的凝气丹又是什么?
    嘴角微微一笑,叶柯也不再犹豫,将凝气丹放进嘴中,一仰头,便吞了进去。小白见叶柯开始服用丹药,连忙运转起体内所有的空间之力,将叶柯的房间整个笼罩,从外面看去,只能看见叶柯的房间若隐如现,就如同时刻快要消散一般。此时正值叶柯一生中最关键的时刻,与叶柯一损俱损的小白不允许任何打扰叶柯的情况发生。将空间之力用在整个房间上,换成叶柯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幸好这段时间小白的实力恢复了少许,不然就算他是空间之力的祖宗也是断然做不到这一步的。
    凝气丹一进入叶柯的体内,就化为一股精纯的元气游到了叶柯的四肢百骇,那种舒服的感觉令叶柯不禁快要呻吟出声。也就是这时,刚才已经消散的天地元气又聚集起来,数量比刚才还多,颜色比刚才还浓,没多一会儿,叶柯的房间内就变成了一片红色的海洋,那股粘稠状就算是小白都快受不了。
    所幸的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在元气快要浓郁到某个临界点的时候,瞬间全部涌进了叶柯的体内,原本叶柯白皙的皮肤也是变成了一种火红色,看起来诡异无比。
    如此多的元气在顷刻间猛然进入叶柯的身体,叶柯好像也有点受不了了,整张脸呈现出一种痛苦的表情。此时的叶柯只感觉整个身体就像是快要爆炸了一般,浑身的经脉都充满了元气,胀的不行。再这样下去,叶柯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受不了如此多的元气入体,整个人瞬间化为飞灰。
    小白在一旁看得也是心急如焚,但却不敢说一句话,如果叶柯能够挺过这一关,那么战衣便附身成功,如果挺不下去,那它小白也就只有变回空间灵珠再去沉睡五百年了。
    叶柯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鼠爷我的身家性命可全赌在你身上了,你要是死了我咋办?
    就在小白为叶柯祈祷的时候,叶柯的嘴巴动了动,旋即咬牙吼出三个字:“给我凝。”刹那间,叶柯身上的火红色再度浓郁了一倍,与此同时,一道笼罩着叶柯的红色光柱冲天而起,直接穿过小白的空间之力,冲出房顶,直射天空。
    在那道光柱中,叶柯缓缓睁开双眼,宛如一个火人,看着周围的一切。
    小白被那道光柱给吓了一跳,那可是空间之力啊,一道光就能破了?等它再次看向叶柯到时候,赫然发现,叶柯身上所穿的衣服正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为红色,从上到下,顷刻间便到了腰部。
    看来他已经挺过去了,开始附身战衣了,好险,吓鼠爷我一跳。看着叶柯身上的变化,小白舒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
    ······
    东方家中,一间房里,一道俏丽的倩影正盘膝而坐,吸纳着天地元气。突然,那张美得倾城的脸上,双眼突然睁开,眉头微皱,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整个人便是凭空消失。
    等她再次出现,已经来到自己房间的房顶上。此时的她正吃惊地看着天边那道光柱,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极品战衣,大陆上竟然又出现了极品战衣。而且,还是王家的方向,是那个小子么?”
    ······
    郑家,全家一百多口人全都站在院中,每个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道光柱。
    郑家家主,实力以臻至黄衣九级巅峰的郑雪峰颤抖着手指着那道光柱,声音苍老:“竟然是极品战衣出世,来人,快给我去查,查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
    ······
    王家,王天元与陈管家站在叶柯的房前,目瞪口呆。
    也不清楚二人在想些什么,只听见王天元张了张嘴吧,说了一句:“老陈,叶柯这小子,还是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