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两个世界的传说 > 第十三章 婚约
    ?“王少,您开玩笑吧,咱们赌钱,关我姐姐啥事儿啊?”东方卓苦着脸说道,他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要求,输一把就把自己姐姐搭上去了?
    其实王世强还真就是开玩笑的,东方卓的姐姐听说很早就不在青云镇了,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认了个很厉害的师父,好几年都没见过了,这次说出来他纯粹就是恶心恶心东方卓的,谁叫他刚才那么得意的?至于叶柯,则是顺带提上的,毕竟是人家叶柯赢的,总不能给他自己搞个婚约来吧。
    不过王世强的语气却根本不是开玩笑:“老子可是相当认真的。你说你又没什么可以赌的,我对你们家的钱也不感兴趣,就只好替叶柯要了你们家那个大美人了。叶柯可是我兄弟,在我的照顾下根本不差钱,而且长得又帅,怎么说也不是配不上你姐姐啊,咦,对了,你姐回来没有?”
    东方卓翻了翻眼皮,心下暗道,这叶柯怎么配不上啊,就算是你兄弟也差远了好不好,我姐可是月华宫的弟子啊,月华宫你们俩听说过么?
    东方卓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可说出来的又是一回事:“配得上,配得上,叶兄如此玉树凌风的人物,怎么配不上我姐。我姐前两天也刚回到东方家。”他可不敢乱说,万一王世强发怒了揍他一顿他和郑钱加起来都打不过,“不过这婚姻大事哪儿轮得到我们小辈做主啊,我就是同意了也不行啊,王少您说是吧?”
    “世强,我······”叶柯见缝插针地想说两句,可话刚到嘴边就被王世强打断了。
    “老子不管谁做主,我只要你答应一声就行。”
    没办法,东方卓打不过王世强,吵架也吵不过,只好点头认了:“那行吧,我答应就是了,到底算不算数我可不管。”别看王世强只有区区凝衣期八级的实力,可他比王世强更弱,仅仅只有凝衣期五级,加上郑钱那个凝衣期四级,论打架他俩还真不是王世强的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实力的叶柯,所以不认也没办法。
    不过就算是东方卓认了又能怎样,就凭他一句话他姐姐就能真的嫁给叶柯?这不是异想天开么,所以东方卓也没怎么反抗就答应了下来。
    这一点王世强自然也清楚,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他图的就是恶心一下东方卓。要是东方卓他姐姐知道了东方卓在赌桌上把自己给输出去了,不打死他就怪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吧。”王世强笑着说道。
    叶柯满脸黑线的看着王世强,心里很别扭,这王世强莫名其妙就给他安排了一桩婚事,虽说不可能成,但仔细想想还是不舒服。
    只不过叶柯此时也猜不透王世强到底想干什么,也就没有出言询问。只好拿起骰盅,摇了起来。
    东方卓也心不在焉地摇起了骰盅,刚才输光钱的愤怒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深深的疑惑,这王大傻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把赌局很快结束了,叶柯以一点的优势赢了东方卓,不用说,这肯定又是小白的杰作。
    “哈哈哈,东方卓,你又输了,兑现诺言吧。”王世强大声笑道,兴奋得不行。
    “好吧,我承认我输了。”东方卓还没回过味儿来,仍然在考虑自己姐姐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还不赶快叫叶柯一声姐夫?”王世强说道。
    “啊?姐夫?”东方卓愣住了,这傻子不会是来真的吧?
    闻言,王世强顿时板起了脸,语气不善:“怎么,我说你是想不承认呢还是想不承认呢?”
    见东方卓还不乖乖叫姐夫,一边的郑钱连忙拉了拉东方卓的衣袖,小声道:“我看东方兄还是叫吧,又不是叫爸爸,叫声姐夫他还真成了你姐夫不成?”
    郑钱也没办法啊,要是惹王世强那个莽夫生气了今天可真要挨一顿揍了。
    “唉。”东方卓叹了口气,对着叶柯鞠了一躬,“姐夫。”
    “恩恩,这才对嘛。”王世强收起了扑克脸,换成了满脸的笑容。
    “王少,既然这样我和郑兄就先行一步了,你们自便。”说着,东方卓就要拉上郑钱离开,他还真害怕王世强再搞个什么事出来。
    “等一下,别忙着走啊,咱还有事儿没说完呢。”东方卓二人还没走到包厢门口,王世强的一句话立马让他们站住不动了。
    东方卓只好转过身来,苦笑着说道:“不知王少还有何吩咐?”
    “真以为叫声姐夫就完了?回来立个婚约吧,不然到时候我们去东方家提亲你们不认账。”说完王世强对着门外大喊道,“小二,文房四宝。”
    “好勒。”门外传进小二的声音。
    没一会儿,小二就端了个盘子进了包厢:“王少,这就是您要的文房四宝。”
    “放那儿吧,没你什么事儿了。”王世强指挥着小二将东西放在了桌上,随手拿起一张银票塞给小二后将它打发出了包厢。
    “写吧。”王世强看着东方卓,笑道。
    东方卓盯着王世强看了一眼,然后咬了咬牙,提笔写了起来。
    “最后还要按个手印啊,不然到时候你不认账。”在东方卓快要写完的时候,王世强提醒了一句。
    东方卓写完后,依照王世强的吩咐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随后也不再停留,跟郑钱快速出了包厢,那个被东方卓一脚踢开的黑衣人也低着头跟了出去。
    待两人走后,王世强拿起那张婚约,几把就将其撕得粉碎,扔在了地上,转而对叶柯玩笑道:“叶柯,还不快谢我,我给你搞到一个好媳妇儿啊,东方卓的姐姐我以前可是见过,长得确实漂亮。”
    “我谢你奶奶个腿。”叶柯终于忍不住了,猛地向王世强扑了过去,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愤怒道,“老子莫名其妙被你搞出一个媳妇儿,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卧槽,我······你······他······”王世强被叶柯掐住脖子,话都说不清楚了。
    “什么你我他,你他妈跟我这儿造句练习呢,快说说,你到底几个意思,不说我掐死你信不?”
    “你······先······先放开。”
    叶柯稍微松了松手,不过依然保持着掐着王世强的姿势,要是王世强敢有一句话没对,他会立即实行刚才的政策。
    “咳······咳,我说你那么着急干嘛,我可是你兄弟,我还能害你?”王世强松了口气,说道。
    “那你说说,你想干什么?”叶柯瞪着王世强问道。
    “你不知道,这个东方卓和郑钱老是跟我作对。”王世强解释道,“就这次来说吧,这两个人肯定是在这儿专门等着我呢,不然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抢我的包厢啊。还有那个黑衣人,肯定也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我老早就看他们不爽了,刚才那么做也是想搞搞东方卓那个傻缺,你想想,要是他姐知道被自己的弟弟输给了一个男人会怎么想,暴揍他一顿也是轻的。”
    听到这儿,叶柯也搞懂了王世强的意思,手也就放了下来:“那你怎么说让她嫁给我啊?”
    “废话,又不是我在跟他赌,不说你说谁?”王世强翻了个白眼,鄙视道。
    叶柯笑了笑,说道:“看不出来,你那整天被你爹说成猪脑子的东西还挺好用的,那你说说他们怎么知道你今天会来这儿的。”
    王世强道:“他们哪儿会知道。不过这两人我太熟悉了,整天无所事事的,一定是天天都来这儿等着我呢。”
    叶柯撇了撇嘴:“说得你王大少成天有事儿做似的。”
    王世强:“······”
    东方卓跟郑钱刚一出聚春楼就看见那个黑衣人跟了出来,东方卓立马愤怒地给了黑衣人一脚:“你太妈真是个废物。”黑衣人被这一脚直接踹了个面朝天,躺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他虽然赌术高明,可明显毫无实力。
    郑钱看都没看那黑衣人一眼,对东方卓说道:“东方兄,这个叶柯,有点邪门儿啊。”
    东方卓也是点点头:“今天是我失算了,没想到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还有这么一手。”
    “这个叶柯看起来着实面生啊,应该不是我们本地的吧。”郑钱说道。
    “应该不是,我们镇有什么人我们还能不知道?前几天我姐还让我打听一下这个叶柯什么来路,没想到今天东西没打听出来还把我姐给赔进去了。”
    “这个东西怎么可能当真啊。”郑钱安慰道。
    “算了,不管了,想想我就来气,这次回家不知道要被我姐揍成什么形状。”东方卓想到自己的姐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她可是青衣级别的实力啊,揍我还不跟玩儿似的?
    “没事儿的东方兄,有机会咱们找人把那小子废了,以解你我二人心头之愤。”郑钱拍了拍东方卓的肩膀,“今天东方兄输得有点惨,待会儿我请客,咱喝酒去怎样?”
    东方卓苦笑一声,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恐怖的姐姐,说道:“如此也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