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两个世界的传说 > 第九章 凝衣期七级
    ?“怎么了,王叔叔,陈管家?”叶柯看到王天元二人吃惊的表情,不明就里。
    “叶柯,你这就······凝衣期七级了?”王天元深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如果不是早上才见过叶柯,王天元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早上明明还是身上没有任何元气波动的人,这才几个时辰,就到凝衣期七级了?虽然凝衣期七级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王天元随手可以捏死一大把,不过叶柯可是早上才拿到功法开始修炼的啊!你将功法消化完总得要点时间吧,第一次引导元气入体总得要点时间吧。知道你天赋好,但也没有这么个好法吧。
    “凝衣期七级吗?感觉还挺不错的的,不过就是速度有点太慢了,我还想早点附身战衣呢。”叶柯甩了甩手臂,说道。此时的他感觉浑身上下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这是他在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听了叶柯的话,王天元和陈管家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你两个时辰就从普通人变成了凝衣期七级还嫌速度太慢,你是想逆天啊?
    要知道王天元当年刚修炼到凝衣期七层也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叶柯就用了两个时辰还嫌太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不慢了不慢了。”陈管家有点无语地说道,“叶公子你的修炼速度算得上是极快的了。要知道欲速则不达,修炼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有些时候修为精进太快也未必是件好事,那样容易导致根基不稳,对于以后的修炼也大有坏处。”
    叶柯本以为越快附身战衣越好的,听了陈管家的话后顿时恍然。是啊,修为冲得太快也未必是件好事,等到实力提高到一定层次后说不定会因为根基不稳而元气虚浮,到时候实力恐怕难有寸进,这样就得不偿失了。
    想到这些关系后,叶柯深以为是地点点头:“陈管家说得是,多谢提点。”
    陈管家连忙摆手:“提点不敢当。叶公子乃是少爷的好友,老朽出言建议也是应当。以后叶公子如果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也可尽管来找我,虽然我的实力并不是什么出众的,但一定知无不言。”
    陈管家这么说也是有些私心的,如果叶柯真的有什么问题来问他而他又恰好给叶柯解决了,那不管怎么说都是叶柯欠了他一个人情,到时候王家有什么事需要叶柯帮忙的叶柯也不好推辞。
    毕竟,就今天叶柯所展现出来的天赋,太过于惊骇。
    王天元暗中给了陈管家一个赞许的目光,然后对叶柯说道:“叶柯啊,你小子可真不简单啊,比世强那龟儿子强多了。”
    叶柯大汗,将自己的儿子说成是龟儿子,叶柯还是第一次听见,估计也只有王天元这么彪悍的人才能说出这种话了。
    “好啦,你们都拉着叶柯说什么啊,他可是跟我约好去喝酒的。”王世强找准了机会,见缝插针地挤了过来说道。他可不过叶柯修炼到了什么实力,叶柯就算一个时辰直接蹦到了紫衣级别那也是他的朋友,一个答应了他陪他喝酒的朋友。
    “他奶奶的,我说你这猪脑子里除了喝酒还能装些什么玩意儿?”王天元一看到自己儿子就来气,你就不能跟人家叶柯学学?你那凝衣期八级的实力都卡了快十天了,你就不能给我前进一点?
    “爹啊,我可是炼丹师啊,修炼什么的吃吃丹药总能上去的,您着什么急啊?”王世强无所谓地歪了歪嘴,然后对叶柯说道,“走吧,喝酒去,你别想耍赖啊。”
    叶柯歉意地朝王天元看了一眼,意思是这是你儿子硬拉我去的,我可没办法。然后跟着王世强朝王家的大门走去。
    “他奶奶的,老子教训你你还不耐烦了是吧,信不信老子揍你?”王天元见王世强竟敢无视他,勃然大怒,对着王世强的背影骂道。
    王世强被王天元的骂声震了一下,连忙加快了脚步,拉着叶柯一溜烟地跑出了叶家。
    待叶柯二人的身影消失,王天元才收起了愤怒的脸色,转身对身旁的陈管家笑道:“老陈你的眼光真是没的说,这叶柯果真是个人才。”
    ······
    叶柯跟着王世强左拐右拐地走过了两条街,来到了青云镇的中心。在这里,开着一家方圆几百里里最大的一家酒楼。
    叶柯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家名为“聚春楼”的酒楼,只见这家酒楼装修得格外的奢侈繁华,伫立在酒楼两旁的两根大柱子竟然是用楠木做的,门前的两只大狮子是用星辉石雕刻而成。叶柯无聊的时候看过一些书,也大致了解这星辉石的价值,有一年紫龙大陆莫名其妙突然降下一次陨石雨,而且都聚集在大陆北方的一个小山坡上,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个小山坡就被陨石雨砸得千疮百孔,而这星辉石便是从那些陨石中取得,而且并不是所有的陨石中都蕴含着星辉石,是块陨石能够得到一块星辉石便是很不错了,可见这星辉石的珍贵程度。这样珍贵的矿产,竟然被这家酒楼用来雕成了两只狮子,那这间酒楼的主人该是多有钱啊。
    按理说这样的酒楼根本不会出现在青云镇这样一个紫龙大陆边陲的小镇上,要建也是建在那些繁华的大城市中,可青云镇就是出现了这样一间酒楼,并且经营了多年,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王世强带着叶柯轻车熟路地走进酒楼,立即便有小二前来招呼:“王公子,您来了。是坐大厅呢还是开一个包厢呢?”
    从小二的话中不难听出,王世强平时可是没少来过这里。其实也不奇怪,像这样的酒楼平常的小老百姓可消费不起,这里招待的一般都是像王世强这样家里有钱的二世祖。
    王世强淡淡地道:“弄个包厢吧,就我经常去的那间。”
    “您经常去的那间啊?这个·······”小二看起来有些为难。
    王世强皱了皱眉头:“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
    “额,是这样的。”小二躬身道,“那间包厢已经有客人了,您看是不是换一间呢。”
    “什么,有人了?谁?”一听自己常用的包厢已经有人了,王世强顿时不高兴了。
    “谁那么大胆子,竟敢用我王大少的御用包厢,活拧歪了还是怎的。”
    见到王世强有些发怒了,小二顿时吓得不轻,王世强这样的人他怎么惹得起啊,王家一句话,分分钟能让他消失在青云镇。于是小二当即恭敬道:“是东方二少爷和郑家的小少爷。他们一进门就指定要那间包厢,小的也不敢说什么啊。”
    “哼。”王世强的鼻孔中喷出一股冷气,“是他俩啊,敢抢我王大少的东西,找死不成。好了,没你什么事儿了,我亲自上去找他们。”
    “是,是。”小二连忙躬身退下,这种少爷间的斗争他可不敢搅和进去。
    叫退小二,王世强就气势汹汹地带着叶柯向那间包厢走去。
    叶柯跟在王世强的身后,不解地问道:‘世强,刚才那小二说的都是谁啊。”
    王世强气愤地在前面走着,答道:“就是青云镇三大家族中东方家和郑的两个少爷,这俩人在家族中都没资格继承家主的位置,只好每天到处吃吃喝喝。在青云镇我们王家因为我爹的关系,总要压他们两个家族一头,所以平时这些人见了我都是低头哈腰的,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药,敢嚣张到我头上了,真是气死我了。”
    听了王世强的解释,叶柯才恍然,原来都是跟王世强差不多的纨绔啊。
    来到那间包厢,王世强什么都没说,一脚就将门给踢开了,大步走了进去,叶柯紧随其后。
    “东方卓,郑钱,你们俩是喝了虎骨汤吗,老子的包厢也敢乱用?”王世强一进门就鼻子朝天地大声说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包厢中的人都愣了一下,好半天反应不过来。待看清来人居然是王世强时,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青年顿时站起身来,谄媚道:““哎哟,这不是王少吗,您怎么来了,快坐快坐。”
    “坐你妈的脑袋。”不愧是王天元的儿子,连骂人的风格都差不多,“东方卓,你他妈脑子没毛病吧,这间包厢是老子的,谁允许你们进来的?”
    见王世强一进门就将话题上升到了长辈的高度,东方卓的脸上也浮现出一股微怒的表情,不过只是一瞬间就被他给掩饰过去了,依旧用着谄媚的语气说道:“王少,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来了后不是见您不在吗,于是寻思这间包厢空着也是空着,多浪费啊。我跟郑兄想玩两把骰子,我们想您这件包厢采光最好,而且宽敞,就斗胆拿来用了。我先向您陪个不是了,这样,我跟郑兄也是刚开始玩,王少要不也来走两把?我们可都知道王少可是玩骰子的高手啊,作为赔罪,小弟我先给王兄五万两银子作为本金如何?”
    这时坐在桌边的一位身形高大的青年也站了起来,热情道:“东方兄说得对,王少玩骰子的技术在我们青云镇谁不知道,来玩玩两把也无妨,若是王少嫌东方兄给的钱少,我这儿还有五万两的碎银子,也一并给王少了。”说完后便从身上掏出了五万两的银票。
    叶柯在一旁看得连连乍舌,五万两的银票,竟被这些人当成了碎银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土豪的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