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武道真意 > 第069章 诊治条件
    ?
    【第069章】诊治条件
    “炼丹又太平淡了,我们还是切磋尝药吧。”莫子豪的表情非常认真,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这句话一出口,别说范仲子心里发毛,就连阿斯兰和其其格的心也突突跳了几下。
    尝药可是会死人的,至少在坐的人所知道的尝药切磋从来没有留过活口。天下毒药的配方何止成千,估计上万种是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切磋尝药的几乎都是生死仇敌,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才以道医切磋来解决恩怨。
    范仲子自己觉着和善流之间恩怨是有,但绝对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如今少年提出切磋尝药他哪敢啊。古武家族的丹方积累令人恐怖,散药配方那更是数不胜数。在院长大人看来,和善流切磋尝药,还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太长了。
    “切磋形式就和前日一样吧,这样也有利于增强道医业的活力,促进这一行业的繁荣。”就在范仲子准备答应时,莫子豪紧接着说的话打翻了他的如意算盘。
    和前日形式一样,那就不是三项胜两项分出结果,而是三项切磋全部完成。莫子豪和韩离子切磋的是诊断、配药和论道,以少年三项全胜而告终。
    “狗屁增强道医业活力,还繁荣道医业呢,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范仲子心中暗骂,起初他还想应承下来,但是三项全部完成,就算他在诊断和配药上赢了善流,最后一项尝药他敢和莫子豪切磋吗?
    中域道医业的魁首,就被莫子豪两句话给噎住了,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这面子可往哪搁啊。
    “呵呵……善先生的勇气可佳,但两位不是什么生死仇敌吧,这尝药也没必要切磋了。因为二位是老朽邀请而来,所以我们就破破例不要以切磋诊断……不管结果如何,老朽都会给予二位补偿。”
    关键时刻阿斯兰出来打了圆场,他的提议也能说的过去。不以切磋为目的又给两人补偿,这也就相当于他高价请了两位道医来诊病,反正消费的是他,就算别人知道了也没办法说三道四。
    “哼,黄口小儿只会逞匹夫之勇,老朽不和你一般见识。”范仲子就赶紧顺着台阶下来,偏偏那张嘴就跟煮熟的鸭子嘴一样——死硬死硬。
    “以范大师的意思是说,上古制定五项医道切磋的先辈们,全都是逞匹夫之勇了?”莫子豪反口问出的话让范仲子憋了个大红脸,论斗嘴他怎么可能是莫子豪的对手,这可是把韩供奉忽悠成韩游方的人。
    “上古医道之律例我等应铭记于心,就不用再讨论了,容老朽先说说我这病症起因吧……”又是阿斯兰从中周旋,不过莫子豪有自己的想法,还没等他说出口就被少年打断了。
    “且慢,族老说要给予我二人补偿,你还是先把这补偿内容说说吧,如果无法令善某满意,这种可笑的联合诊治……善某不参加也罢。”
    虽然不知道皇室和阿斯兰的交易内容,但是莫子豪却有着自己的打算。一句话:病不能白看,你得把好处给我说清楚才行。
    这下可被范仲子逮了个发挥的机会,院长大人冷笑连连,鄙夷的看着少年说道:“善先生不是号称分文不取的吗?”
    莫子豪瞟了他一眼,说道:“白痴,那是我和春风暖堂的合作内容,如今我为春风暖堂掌柜的爷爷诊病,那自然属于内部交易,和收不收钱有什么关系。再者……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要钱的话了?”
    “你……”范仲子怒上心头,身为中域道医魁首,受人景仰的他何曾被人这样侮辱过。
    莫子豪却是理都没理,直接忽略了范仲子,看着阿斯兰继续说道:“说说吧,你到底开出什么砝码?”
    一听这话范仲子的怒火就更无处宣泄了,因为少年说的是“砝码”而不是“价码”,一字之差意思就大不相同了。砝码可以是武卷、也可以是稀有药材、或者一些有助于武道修行的特殊玩意,当然,也可以是金银之物。
    范仲子就算用屁股思考也能想到,莫子豪要的绝对不是金银,身为出门历练的古武家族子弟,何曾缺过银两?
    “这个……我付给道医院的报酬是上乘低级武功玄天洞金指,之前没有考虑到善先生,所以没有给善先生准备好东西,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阿斯兰只是稍稍犹豫,就把和大乾皇室交易的内容说出来。
    阿斯兰没想过隐瞒,反正这事善流迟早都知道,何必藏着掖着让人家心里不舒服呢,完了他又补上一句。
    “当然,只有范先生能为老朽除去隐疾,才能得到这支上乘武卷,否则……”
    莫子豪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他问道:“族老的意思是,我们谁能治好您,您才会付出准备好的酬劳?”
    “是的,不过老朽不能让二位空手而归,会以其他东西来补偿。”阿斯兰点头回答道。
    “这明明是老家伙耍了个心眼,谁能治好病就给谁报酬,另一个完全是打酱油的。”莫子豪心中暗想,反正我没有多少把握治好他,也不可能改变他的决定,那就干脆给皇室添乱算了,再说我手里还掌握着九龙天幕台的秘诀,到时候什么东西换不来。
    阿斯兰等人没有说话,就连范仲子也静静等着莫子豪的决定。院长大人真希望善流因为这种苛刻的条件不参与诊病,到时候他就可以一人拿下。哪曾想,少年很快就有了决定。
    “好吧,善某答应您的条件,但是我不要那支武卷。”
    范仲子一听这回答就失望了,最关键的是人家还不要武卷啊。
    “请善先生提出要求。”阿斯兰却太喜欢这个答案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绝对不会将武卷交给大乾皇室。
    就算只是圣卷,大乾皇室一旦出现新的武圣,玄天洞金指就相当于老齐家的家传武学了,新武圣可以将玄天洞金指制作成新的圣卷再让皇室子弟学习。
    而这善流……对于阿斯兰来说,能不付出武卷就是最好的结果。
    “我只要一样东西,北域草原上的特产。”莫子豪没有考虑开口说道:“灵狐内丹!”
    草原灵狐内丹!
    这是锁灵丹解毒药方里的一味主药,目前情况下,也只有阿斯兰具备条件猎取,莫子豪根本没有离开中域的机会。再者,以他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捕捉到草原灵狐,这种小东西全力飞奔起来,就连武尊级强者也不一定能追到。
    阿斯兰一听是这种东西就犯难了,以金银来衡量,相比之下草原灵狐内丹的价值远高于玄天洞金指。金银什么的也就不说了,关键是土生土长的天蒙人也很难捕捉到草原灵狐。如果他没有隐疾,抓灵狐那是不在话下,可是现在……
    “难道真得要请老祖宗出手了?”阿斯兰心中犹豫不决,可是一想到玄天洞金指的实际意义远超灵狐内丹,他就一口答应下来。
    “没问题,只要最后诊治好老朽的是善先生,灵狐内丹一定奉上!”
    阿斯兰的回答让莫子豪松了一口气,只要族老阁下同意,少年铁定能够得到灵狐内丹。就算诊病失败,他还有九龙天幕台的秘诀不是?
    终于搞定解毒药方的两味主药了,现在就差龙涎草,只要三味主药凑齐解去身中的锁灵丹毒,莫子豪就可以完整修炼善恶之道,而不是现在这样顶个善恶之躯的空壳。
    “哼。”见二人商谈完毕,范仲子冷哼一声坐在椅子上,他可不认为凭着自己的医术,会败在这个只会呈口舌之利的黄口小儿手中。
    “不服气?来尝药啊?”莫子豪扭头藐视道。
    范仲子的脸立刻成了酱紫色。
    “既然报酬内容商谈完毕,现在老朽就说说病因吧。”阿斯兰立刻开口,又替范仲子解了一次围,心里却暗骂范仲子真是有病,明明说不过还总是挑衅人家,简直是个受虐狂。
    一听阿斯兰要讲病因,范仲子就暂时放下心中不快认真倾听,这可关系到他能不能完成镇阳帝的嘱托。莫子豪也是一样,虽说论起诊断不占优势,甚至可以说是范仲子的陪衬……他也要做一个捣蛋的陪衬。
    “那是十年前,老朽在什刹海一座孤岛上潜修,再有两三年就能突破至脱胎境时,海面上的雾隐风暴突然开出一条通道,似乎可以直达东域!”
    阿斯兰的话让莫子豪和范仲子心中一惊,自千年前的天灾将中北二域与其他三域隔绝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谁能畅游五域。当然,有一部分顶尖势力掌握着秘密通道……否则莫子豪怎么可能冒充游历的古武家族子弟呢?
    莫子豪的表情没什么反应,心中却是充满了惊喜。他没有忘记福伯去逝之前的交待,那个不知名也从未见过面的母亲,就带着《药王医经》的下半部在东域简氏百草堂等着他。
    如果能从阿斯兰口中得知通道所在,将来就不愁怎么去东域。于是,莫子豪更加认真倾听阿斯兰接下来讲述的内容,少年何曾想到起初只是想给皇室捣乱,还能遇到这样的惊喜呢?
    ----------------------
    新的一周到了,请众书友用推荐票砸死剑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