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武道真意 > 第057章 论述医道
    ?
    【第057章】论述医道
    听了这话韩离子的表情非常庄重,没有人指责莫子豪的话不在理。医道就是为武道服务,所有人的最终目标不过是阐述武道修成正果,在这个过程中医道只是一个辅助过程。
    “愿闻其祥。”韩离子拱手说道。
    “韩先生这副药方错就错在太保守,灵药之灵是成就武道的最佳工具,而韩先生的方子却是要将其剔除。所以,善某说这药方就行医而言堪称完美,但是要论武道修行嘛……绝对是暴敛天物!”
    莫子豪的话听来相当不客气,但韩离子知道这已经是最轻的叙述了。如果康辉体内的药灵在治疗中能够成就武道,他已经不是暴敛天物了,而是害人不浅!
    武道就是武者的生命,修行武道也是武者终生目标。一次突破的契机在他的药方下丧失了,就算韩离子完成医者使命,却违背了道医的根本宗旨。是的,他是为武道修行服务的道医,而不是诊治生理疾病的俗医!
    康辉听到莫子豪的话眼冒红光,他已经是七重天化虚境的武师了,如果能再突破一次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那怕善先生的药方服用起来比现在所受症状更痛苦,他也会坚定不移的选择善先生。
    “听善兄的意思是……你能将康辉体内的药灵,转化为他晋阶的动力?”齐轩世开口问道,同时心里也暗道不妙,如果善流真能开出这等药方,韩离子绝对是输啊。
    “不能!”莫子豪摇摇头。
    齐轩世才微微松了口气,康辉却是失望之极。就在太子殿下认为善流有哗众取宠的嫌疑时,却听莫子豪说道。
    “我能让飘灵果之灵完全成就武灵绵长,并且让其不再影响到凌厉和迅疾。”
    完全成就绵长!那就是说真气源源不断很难枯竭,这和直接晋级有什么区别……不,甚至晋级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好处。
    康辉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人们也是无比羡慕的望着他。身为武者都知道战斗中最大的弊端就是真气消耗,如果拥有无漏真体就不用考虑这个问题,然而在中域土地上能有几个无漏真体呢?
    如果康辉能解决这个问题,理论上也可以称为无漏真体,因为他已经达到开源节流的相似效果。这本来就是武灵绵长的一大特性,飘灵果也是将这种特性完全开发出来。
    “那么请问善小哥的药方……”不知不觉中,韩离子的话里就带上了“请”字。如果善流真能拿出这样的方子,对于中域道医业的药方将是一次革新,韩离子能不郑重吗?
    “流花粒子三钱,紫玉环芝一颗,猫耳片木一两……等同时入药文火煎熬一个时辰。每日服用三次,连服三日。三日内切忌进食,只能饮用温开水,也不能与人动武。三日后进行冰水浴,全力凝练真气中绵长之势,待药灵完全吸收方可。”
    为了防止别人说他作弊,莫子豪解说的时候也打开同韩离子一起写的药方。众人看去,果然和少年讲的一模一样。这就说明,他完全是以自己能力来开出这道药方,不像诊断的时候有拾人牙慧的嫌疑。
    “流花粒子……药性暴烈……紫玉环芝……中和之用……猫耳片木……剧毒之物……”韩离子皱眉思索这道药方的可行性,自言自语的同时眼神中也出现惊喜的神采,“妙!妙!妙!”
    一连三声妙,韩离子就为莫子豪的药方定性,毕竟在场没有几人能达到他的水平,人们都在迷糊的时候,韩离子已经悟透这道药方的真意。
    “这绝对是一道激进的方子,以毒攻毒,让流花粒子药性完全引爆猫耳片木的剧毒,直接将还未拥有灵识的药灵逼入武灵绵长之中,然后再以紫玉环芝中和,每日饮用温开水以尿排毒……妙啊!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这种方子!”
    齐轩世看到他的样子很是无语,心说你到底是来打压善流,还是给人家捧场的。直到这一刻太子殿下知道大势已去,在配药这一环节韩离子又输了,而且还输的是心服口服!
    “重症就得用猛药,不过服用此方要承受的痛苦……”
    莫子豪淡淡一笑,还没有说完康辉就急吼吼的喊道。
    “我能忍受!哪怕有死的危险我也选择善先生您的方子!”
    康辉一言道出很多人的心声,换做他们也会如此,哪怕就是死也要在武道之上有所建树。最关键的一点是,韩离子的药方耗时三月,而善先生的药方只要四天!就算傻子也知道怎么选吧。
    “老朽输了,输的心服口服!”韩离子准备向莫子豪躬身行大礼时,却被少年一把扶住。
    莫子豪只是占了凤鸣宫偷奸耍滑的便宜,如果他们随便安排一个奇症,只要和灵药无关,莫子豪必败无疑。可他们拉出个服用了本土灵药的人来欺负少年,哪能想到恰恰撞在了枪口上。
    论道医诊治莫子豪绝对不如韩离子,所以他怎么能接受对方行礼呢?
    与此同时药铺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为善先生的胜利,也为韩先生的率直。齐轩世也面带微笑的鼓掌,一颗心却沉入了谷底,韩离子失利肯定会影响到阿斯兰的决策,道医院里现在能出手的就是范仲子了。可是,如果由范仲子再提出切磋……欺压人的意图就太明显了!
    “老朽有一事相求,不知善小哥是否应允?”人们都以为切磋就这样结束,以善先生的胜利而告终时,韩离子突然又提出了自己的请求,“老朽还是想和善小哥论证医道,希望能解开老朽心中多年的困扰。”
    按理来说,莫子豪就算拒绝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少年敬重韩离子的风骨,这最后一项论道已经脱离了切磋的范畴,更不会带有“打压”和“保名声”的功利色彩,完全是一种学术上的交流。
    “还请韩先生赐教!”莫子豪一口应承下来。
    齐轩世看在眼里心中暗笑,和韩离子这样的学术大儒论述医道,你这不是老寿星喝砒霜——嫌命太长了吗。希望韩离子能借此机会打压善流的嚣张气焰,让所有人知道,就算医术切磋输了,在论道上他善流还太嫩。
    见莫子豪答应,祁格也是暗暗生气,都已经赢了你还答应第三项切磋干什么,如果你在论道上输了,万一爷爷改变主意不让你诊病怎么办……呃,似乎善流给不给爷爷诊病,主动权在人家手里啊,人家又没求着诊病。
    祁格的心顿时纠结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莫子豪和韩离子面对面,相隔五米坐在蒲团上。
    “老朽和至交范仲子大师曾研讨医道,范仲子为医道总结一个‘仁’字,老朽深感认同。不论道医俗医,都以治病救人为先,一个‘仁’字是必不可少。请问,善小哥如何定性医道,又如何看这个仁?”
    韩离子首先开口发问,提出来的医道修行观点竟然和莫子豪出奇的一致。但是,少年一听就知道范仲子和韩离子二人把这“仁”给阐歪了。
    “在说仁之前,善某有必要重提医道的定性。刚才善某提过,医道只是为武道修行而服务,是一种依附于武道不可缺少的行业。起初只是人们用来敛财的手段,如今却有很多有识之士明白了一点,医道和武道一样,也需要阐。武道需阐武灵千千万,而医道唯独只阐‘仁’。”
    这是莫子豪在九龙天幕台时就提出的观点,这里只不过是旧话重提罢了。然而听在韩离子耳中却是眼睛一亮,他和范仲子对于医道之仁也只是懵懂的概念,今天却碰到一个知己,怎能让他不兴奋。
    “善某有个问题想向韩先生请教,试问,如果有个杀你亲人的病患前来问诊,你诊还是不诊?”
    韩离子刚想开口说“不诊”时,却又感觉这和仁之意相违背,可是为其诊断吧……又是杀亲仇人,韩离子最终还是没有说出答案。
    “太子殿下修王道,其中也要阐这仁字。试问,有个下人为你鞍前马后打点一切,某天却拥有了可能替代你的能力,你杀是不杀?!”莫子豪又突然向齐轩世开口问道。
    太子殿下心中暗惊,善流这是话有所指啊,这个“下人”分明影射百渊王府啊。可是莫子豪的问题与论道息息相关,并且是武道和医道中共同的“仁”字,齐轩世感觉就不好回答了。
    “哈哈……明明都长了一颗人心,还偏偏要把武道与医道之仁延伸到大义之上。韩先生,有句话善某讲出来有冲撞之嫌,不过这句话还是要说。”
    莫子豪哈哈大笑之后,无比认真的望着韩离子说道。
    “您和范仲子二位大师坐守道医院,经您二人治愈的病患没有成千也有数百。然而,那些病患无论家境贫寒还是生活富裕你们都收遍诊金,手上沾满了铜臭味嘴里偏偏要提出一个涵盖道义的‘仁’字,是不是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