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易道天惊 > 第十七章
    ?
    一连欢庆了几日后,村子里再次平静下来,因为食用碧眼金猿血肉的原因,村里人的体质修为都普遍上涨一大截,甚至有人隐约触摸到了灵纹境的门槛,只要成功凝聚灵纹,就能立即晋升灵纹境。而无痕在这几日的宁静中,将自己的心态慢慢调整过来,不会轻易再进入到那种嗜杀狂暴的状态。还与常青儿相互交流了很多关于灵纹境的问题和经验,让无痕受益匪浅,成功将凝灵出体的手段掌握,战力再次提升一大截。
    相聚了几日后,常青儿先一步离开,然后无痕与虎子老村长他们到了再次分别的时候,雄鹰始终要翱翔天空的,这小小的村子只会成为无痕的桎梏,所以老村长也不留无痕,只是轻轻说了几句嘱托的话,千言万语浓缩在无言的目光中。
    “孩子,在外面不要逞能,万事要三思,也不要有所顾虑,畏手畏脚,尽管大胆闯吧,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老村长语重心长地告诫无痕,给以满怀慈爱的目光。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村长爷爷你别担心。”无痕郑重地点头。
    “哦,对了,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可以告诉你了。给,这是在我们捡到你的时候,你怀里的一块令牌,这令牌应该与你身世有关。”老村长从怀里掏出一块用层层布帛包裹着的令牌,递给了无痕。
    无痕双手颤抖着接过令牌,难以掩饰眼中激动的色彩。这令牌居然关系到自己的身世,叫无痕怎能不激动。一想到从未谋面的父母,这六年来积攒的酸楚顷刻间爆发,无痕的眼眶渐渐酸涩起来。
    无痕颤抖着打开一层层布帛,终于见到了属于父母留下的令牌。那是一块通体暗红的令牌,令牌正面只有一个古老的文字,这种古老的文字无痕并不懂,但却就是明白它代表的含义,这是一个极为霸道的字------血。一个简单的字却蕴含着不屈与狂傲:吾之鲜血,载吾之道。血贯长天,是吾之神赋;彻战八荒,是吾之意志。若万道终将逆吾,吾将以鲜血再铸乾坤。
    血!血!血!这个字是整个种族的脊梁,这个字是每个族人的意志。逆我者,那便战。燃烧所有血液,战尽最后一滴血,宁可站在死,不可跪着生。无痕只看了这个字一眼,就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进去,身上自祖上流传下来的不灭战血彻底引爆。
    无痕的心灵完全被这种不屈的战意充斥着,身上的气息急速攀升。灵纹境中期,灵纹境后期,灵纹境巅峰。一口气跨越了三个层次,无痕自信,就算遇上玄脉境强者都有一战的资本。
    轰隆隆!!!
    无痕将灌注着不灭战意的手臂一拳轰出,淡红拳印携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宏大气势,轰中村前一块裸露的土地,顿时土屑纷飞,烟尘弥漫,大地颤动间,发出隆隆巨响。
    狂暴!震撼!
    一拳之威强悍如斯,所有人都感同身受。待到尘埃落定,众人眼前出现一个宽达两丈、深半丈的大坑,坑旁有一道道蛛网般纵横交错的裂隙,最远的一直达到四丈开外。众人再次震撼,这种力量怕是重达数千斤巨象的全力一踏的力量也不过如此,那这是否意味着无痕现在的力量已经达到了数千斤的恐怖程度,众人不敢再想象下去,对无痕怕只有怪物这个称号才能形容。在众人的注视下,无痕身上的不灭战意缓缓收缩,进入体内潜伏起来。
    ”从今开始,吾名血无痕。“血无痕淡淡道,骨子里透露着狂傲之意,这是源于血脉的自信。
    ······
    离开村子已经有三日了,血无痕奔走在一望无际的茫茫山野中,一路上遭遇了无数的危险和战斗,一身衣物都因战斗而破损不堪,但是无痕没有管这些,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再往前面走三百里,翻过那座山头就可以看见此行的第一站------虎踞镇。
    相传此处曾有恶虎盘踞,实力滔天,专门袭害妄图闯进这片山脉寻找机缘的修者,连一些有名的强者之流都命丧虎口,导致没人敢靠近这里百里之内,由于恶虎据守着这片山脉唯一的入口,故此这片山脉一直与世隔绝。但后来这片山脉之中曾有漫天雷霆降世,天威荡荡,让人心惊。第二天,有好事着再次来到这里时发现恶虎已经不见踪影,曾经恶虎盘踞的地方只有一片片灰黑痕迹。于是恶虎消失的消息很快传遍开来,而关于恶虎失踪的猜测也随之而来。一说恶虎作恶多端、杀伐无数,终遭天谴降世,灭绝其性命;一说恶虎得罪了无上大能,大能怒斩其头颅,并将之焚烧殆尽。众说纷纭,难以揣摩其真相。
    再后来随着向山脉之中探险的人越来越多,有心之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在原来恶虎盘踞之地建起了一座城池,取名为虎踞镇,方便行人交易往来。许多年过去,沧海桑田,一切都在变化,而虎踞镇也不例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权势和利益的争夺,有人衰败有人崛起,兴衰轮替间,自然少不了战争。虎踞镇几经战火摧毁又重建,掌控镇子的主人换了一届又一届,而如今虎踞镇由一个名为剑阳宗的大宗派掌管,剑阳宗势力极大,一般人根本不敢在城中放肆,所以这虎踞城算是一个安全的去处,许多商人也乐意来虎踞城中做生意,十分繁华。
    傍晚,无痕越过山头,终于看见了建筑在半山腰的虎踞镇。从形状上看,整个城市南北摆列,像一条老虎一样稳稳盘踞在半山腰,不愧为虎踞之名。城镇之中,屋舍林立,商铺繁多,即便是傍晚大街上的人流量依然不少,可以想象当人流量达到最高峰的时候,会是副怎样的情景。
    走到城门前,可以看见两个披甲执仗的兵士,一脸严肃地盘查过往的行人。无痕快步走上前去,将早就准备好的一枚圆形银白钱币投入兵士身旁的布袋中,然后大步迈入城镇之中。
    两个兵士只是瞥了无痕一眼,看见无痕衣着破烂,面容脏乱,就移开了目光,他们都以为无痕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冒着巨大危险出城去找一些值钱的草药、晶石补贴家用,这种情况在虎踞城中多得很,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反正无论出城进城只要缴纳了税金,他们才不会管那么多。
    至于缴纳的税金并不算贵,只要一枚秘银币,这秘银币是一种蕴含少量灵气的秘银矿脉中出产的秘银铸造而成,因为秘银中蕴含的灵气太少不适宜吸收,就只好铸造成最低等的货币。
    无痕走在大街上,目光不断扫过一栋栋或奢华或质朴的房屋,却并不多看一眼,他正循着记忆里村长爷爷所说的当铺地址寻找,他先要典当一些物品换取钱财,毕竟出门在外钱是必不可少的,村长爷爷给自己的只有三十枚秘银币,顶多支撑十来天的生活开支。
    走着走着,无痕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目光看向了一所破旧的老房子,只见那歪斜的牌匾上写着“隆记当铺”四个大字。
    ”隆记当铺,应该就是这里了。“无痕有些诧异的走向了这所老房子,旁边的路人瞬间投来一种异样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