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易道天惊 > 第十一章 身体的异变
    ?
    自从那个神秘少女惊鸿一现后,无痕再也没见过她,更别说发现她什么踪迹,能在妖兽纵横的莽荒之地中生存的人,自然有特别的手段,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踪迹,那别人就很难找到她。本来无痕是想与她聊聊天打好关系的,顺便再更多地了解大山外面的情况,谁知道她根本不想与自己做更多的接触,于是无痕也只好放弃。
    不过那个神秘少女还蛮慷慨的,一下就送了他三颗丹药,而且丹药的效果还很强悍,仅仅一颗就将血虎的伤势彻底稳定下来,只要再静养几日就没有大碍了。为此无痕觉得很感激她,尽管在她看来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无痕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欠别人的人情,是必须要还的。
    那种丹药无痕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它和自己记忆中的一种丹药很像,是一种叫做“血蕴丹”的强悍丹药。据说是由灵级妖兽级别的心头血肉,辅以多种灵药炼制而成的,蕴含庞大的血肉精气,对于以血肉精气为生的妖兽来说,可以说是对症下药,所以血虎才能很快的恢复。
    对于剩余的血蕴丹无痕有了新的想法。但给村长用是不行的,因为村长的身体极为虚弱,不能承受这种庞大的血肉精气,如果强行服用,将会让老村长的伤势更加严重,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虚不受补“。无痕想利用这两颗血蕴丹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只有实力强大了,才能获得更好的资源和人脉,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变的真理。
    况且之前无痕在与锥头绿斑蟒战斗过后,已经成功的掌握了引灵境高阶的实力,对于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无痕不敢说百分百能够完全吸收血蕴丹的药效,但至少不会出现危险,因为无痕现在的身体经过灵气的淬炼已经变得很强大了,臂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大小,举起村子里青石广场的那块石磨都不在话下。
    于是无痕在做好充足准备下,决定服用一枚血蕴丹。此时无痕正盘腿坐在自己开辟出来的洞穴中,双目紧闭,凝神聚气,调整到最佳状态。渐渐地,无痕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平稳了,仿佛是一台机器,每次呼吸的频率都是一模一样的。忽然无痕猛地睁开眼,扬起手拍开面前盛放血蕴丹的玉瓶塞子,然后迅速倒出一粒散发蒙蒙血红色光芒的丹药,不等仔细观察,就将丹药吞入口中。
    丹药入口后就像棉花糖一样迅速融化,化成一股血红色药液流入腹中,不到一瞬间就被身体吸收,因为丹药本就是各种灵药的精华炼制而成的,所以基本不存在残渣,也不会给身体带来负担。而如果灵药不经过炼制直接服用的话,即便药效再好也会留下不能吸收的残渣,让身体耗费额外的能量来清除这些残渣,这也是一种浪费。但总有例外的,那就是传说中的仙药,全身都是宝,根须、落叶也不例外,因此到了那种级别的仙药,连真仙也会心动。
    药液化作的血红灵气很快就布满了身体的每个细胞,但无痕没有料到的是,血蕴丹的药效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即便他全力炼化,也还有很多的血红灵气无法吸收,充斥在四肢百骸之间,让无痕有种身体即将胀破的感觉。这一次他是失算了,并不是神秘女子做了手脚,而且丹药本身的品级太高,甚至达到了极品丹药的程度。所谓极品丹药就是指丹药在炼制过程中,分量、比例、契合度甚至炼制手法都达到了最佳的程度,所能发挥的药效比原本的高出很多。
    无痕原本以为,神秘女子的身份虽然不简单,但也只能拿出高级品质的丹药罢了,因为极品丹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旦有极品丹药出现,将会受到无数人的追捧与争夺,往往极品丹药的售价都要比这种丹药的价值高出几倍不止。看来神秘少女的身份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高,也许与她产生交集,会对现在的自己不利。
    但无痕没时间想这么多,在不快点想办法,自己就会被撑爆的,无痕咬紧牙关,拼命催动本身的灵力,以最快的速度炼化血色灵气。尽管无痕用尽全力炼化血色灵气,可血色灵气的量远比高品质丹药产生的血色灵气要多得多,无痕的身体各处毛孔以及七窍已经渗出一丝丝血色了,整个人看起来像一个渗人的鲜血怪物一般。
    终于无痕再也没能抵御住血色灵气的冲击,一口逆血喷出,随即血色灵气便在身体各处肆虐,无痕只来得及护住重要的心脉、脏腑以及最重要的大脑,至于其他地方无痕却无能为力了。于是无痕身体的很多地方的血管爆裂,鲜血如涌泉般汩汩流出。
    随着大量失血,无痕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他只觉得忽然间有许多嗜血的念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眼睛逐渐变得通红,身体各处也出现许多暗淡的红色光斑,微蒙的红光闪烁间,鲜血很快就止住了,甚至还有些流出来的鲜血倒吸回去,原本肆虐的血红灵气也悄悄不见了,似乎被那暗淡的红色光斑吸收了。
    可是,这些貌似不够,那个暗淡的血红光斑如同无底洞一般,散发着强烈的吞噬欲望,无痕心神就要被这种欲望给占据了,眼睛变得越来越通红,仿佛要滴出血似得。一旁守护无痕的血虎很快被这种恐怖的场景震惊了,无穷的恐惧弥漫在血虎的心头,一时间竟吓的瑟瑟发抖,不敢有半点动作,那种恐惧仿佛是蝼蚁面对嗜血的毁灭者一般,源自身体,更源自心灵。
    忽然无痕充满嗜血的的目光看向了这里唯一的活物------血虎,血虎一下就恐惧占据了心灵,身体变得无比的僵硬,丝毫不能动弹。
    呼!!!
    无痕如刀般锋利的爪子狠狠刺向血虎的脑袋,带起呼呼风声,迅捷无比,血虎早已吓得无法动弹,根本生不出逃跑的意念,仿佛任人宰割一般。不过预料中的杀戮并没有出现,不,应该说是被暂时阻止了。因为无痕此刻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挣扎起来,眼中的血色忽明忽暗的,像是在抵抗什么。
    ”······快······走·······“无痕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带有一种狰狞之感,令人恐怖。
    幸亏血虎的灵智在同阶的妖兽中还算是高的,它很快就明白了无痕的意思,身体颤抖着快速奔向洞穴之外去了。似乎是无痕的理智已经完全丧失了,亦或者是他残存的理智已经放弃了抵抗。但那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无痕的眼里已经只有杀戮的神情。
    ”无痕“一边张开口将那颗血蕴丹直接吸入口中,一边飞身而起,化作一道血光朝洞穴外面爆射而去,钻入密林之中消失不见,所过之处淡淡血腥之气弥漫······
    夜晚如期而至,只是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众多妖兽的惨啸声、怒吼声此起彼伏、响彻莽荒,鲜血升腾间,一股淡淡的血色笼罩了这片密林,连月亮看起来都是一种蒙蒙的淡红色,妖异无比。这是村庄所有朴实的村民们的共同感受,大难要降临了,他们脚下所处的这片莽荒之地注定要被鲜血洗礼,杀戮是今夜的唯一主调。唯独躺在病床上的老村长却觉得心中有种莫名的伤感和悲痛,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