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易道天惊 > 第九章 血虎受伤
    ?
    离沼泽地不远的灌木丛中,忽然一阵窸窣,锥头绿斑蟒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于是警觉的直起粗壮的上半部蟒躯,朝着灌木丛的方向快速的吐着信子,目光凶厉。
    吼!!!
    自灌木丛中忽然闪出一道血红色的身影,带着一声低沉的咆哮,一只泛着凛冽寒光的尖爪狠狠地凿击下来。那头蟒蛇不甘示弱,稍稍一扭头,将要害避开,尖爪与坚韧的鳞片碰撞,产生金石之声。这一击,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但是锥头绿斑蟒却被这挑衅般的攻击激怒了,巨口张开,带着腥臭气息的的尖牙猛然咬向那道血红色的身影。
    血红色身影四爪着地一弹,然后身躯扭动间,快速向身后退开一丈多,让锥头绿斑蟒的攻击落空。它并没有再次行动,只是弓起身躯,与锥头绿斑蟒四目对峙着,紧绷的肌肉蓄势待发。
    血红色身影是一只未成年的红毛妖虎,长达半丈,有五尺多高,血红色的毛发根根竖立,小指粗细的长长尖牙毫无保留的露了出来,显得威风凛凛。这只红毛妖虎是只变异红毛妖虎,而它的名字就叫血虎,正是一年前跟着无痕的那一只变异幼崽,经过无数次的捕食战斗,它终于长到了现在这么大,还锻炼出来了极强的狩猎技巧,是无痕唯一的好帮手。
    即便如今的血虎还未成年,但是凭借其极高的天赋和战斗本能,它已经可以和高级异兽搏杀而不落下风。这和它优异的血脉有很大的关系,若是有庞大的血肉精气让它吞食,晋升到灵级妖兽也只是时间问题。
    锥头绿斑蟒目光凶狠的盯着正在挑衅它的血虎,蟒躯轻微颤抖着,它非常愤怒。它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没有它一半大的虎崽子,曾经被视为食物的存在,居然打扰它的休息,挑衅它的尊严,这实在不可饶恕。
    由于被愤怒冲昏头脑的锥头绿斑蟒,首先采取了行动。它巨尾一甩,飞溅起大片泥浆,然后快速的冲向血虎,血盆大口猛然张开,直接咬向血虎的头颅。
    不过血虎行动极为矫健,哪会轻易被它咬中。只见它身躯往旁边一跳,轻易就避开了锥头绿斑蟒的血盆大口,然后利爪往地面一勾,很快就稳住身形,随即扭动头颅,直接朝锥头绿斑蟒的后部咬去,一下就抓住了锥头绿斑蟒不能立即转身的破绽,可见它的搏杀技巧多么熟练。
    锥头绿斑蟒躲闪不及,一下就被血虎咬住身躯,血虎手指粗细的尖牙从鳞片的缝隙中穿过,直接刺进了锥头绿斑蟒柔嫩的血肉中,顿时让锥头绿斑蟒受了伤。剧烈的疼痛让锥头绿斑蟒彻底疯狂起来,为了将血虎从身上摔下去,它不断在湿润的地面上翻滚起来,试图将血虎压在身下,然后缠绕杀死血虎。
    血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它的意图,于是立即就松开虎口,借着锥头绿斑蟒庞大壮硕的躯体,跳到了它的右边数丈处,成功的躲避。
    也许是锥头绿斑蟒认为只有血虎一个敌人,一心只想着杀死血虎,而忽略了一旁虎视眈眈的无痕,不经意间将七寸处的肉瘤显露出来。一直趴在锥头绿斑蟒左边草丛中的无痕立即紧握矛身,手臂在地上一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锥头绿斑蟒的身旁,手臂一抖,将手中之矛用最大的力气狠狠的朝肉瘤下部斜刺进去。
    叮!!!嗤!!!
    锋利的矛尖刺在肉瘤仍然坚固的下部,如同刺在了一块硬石上一样,竟迸发出点点火星。矛尖虽然刺破了表皮,深入其中一寸多,但是却没有达到使锥头绿斑蟒重伤的程度,而矛身上传来的反震之力却让无痕的手臂如同散架一般,骨骼中都一种胀痛之感。
    锥头绿斑蟒吃痛,巨尾朝无痕猛然撞来,若是这被这一尾击实了,无痕肯定相信不死也会脱层皮。但无痕顾不了这么多了,这次的机会没有把握好,可能下次就没有机会了。所以他面对袭来的巨尾不闪不避,任凭巨尾撞在自己身上,然后一咬牙,手臂再次发力,将矛尖狠狠的往里面一捅,这一次没有了肉瘤的阻碍,矛尖成功的刺破了锥头绿斑蟒的心脏,一瞬间,血如泉涌,染红了整个长矛。
    在巨尾砸向无痕的那一刹那,血虎壮硕的虎躯突然出现在巨尾的一侧,如同一颗炮弹撞上巨尾,将之撞到一旁,没能砸中无痕的身体,而血虎也被弹飞,撞进了密林之中,扫出一条绿叶树枝铺成的道路。
    见血虎为救自己而被弹飞,无痕的心忽然揪了起来,没有管就在沼泽地中心随风摇曳的紫罗白芷,直接跑向血虎坠地的地方,脸上凝聚着焦急的神色。也许在无痕的心中,紫罗白芷没了可以再找,但血虎只有一个,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无痕找到了被残枝败叶遮盖住的血虎,扒开叶子,只见血虎躺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口鼻中渗出丝丝血迹,壮硕的身躯上有多处擦伤,伤口正往外渗出鲜血,原本鲜红亮丽的毛发脱了不少,剩余的毛发也没有了鲜亮的光泽。无痕看得出来,血虎受了严重的内伤,虽然短时间内不会致命,但不加以有效的治疗,很可能会留下顽固的暗伤,就如同老村长一样。
    这种后果对于血虎来说不亚于直接杀了它,一只残废的猛兽,那还能叫做猛兽吗?无痕开始为难起来,一边是照顾自己、疼爱自己的老村长,一边是保护自己、陪伴自己如同兄弟一般的血虎,无论怎样选择,都会让无痕后悔终生。
    见无痕痛苦又纠结的样子,血虎也知道自己这种伤势最终免不了一死的结果,但它没有丝毫怨恨无痕的意思。反而伸出柔嫩的舌头舔了舔无痕的脸庞,然后再蹭了蹭无痕的手臂,像是安慰无痕不要伤心一样。
    无痕见血虎如此通灵,心中的痛又加深了几分,几经犹豫下,终于用力的握了握拳头,下定了决心:
    这棵紫罗白芷给血虎用了,大不了以后自己专门去那些幽深凶险的峡谷、峭壁、绝崖、险滩,再为村长爷爷寻找灵药。
    等无痕再次来到沼泽边的时候,那种紫罗白芷依然还在,于是无痕就用事先准备好的木板搭起一座浮桥,专门在沼泽地中通行的浮桥。顺着浮桥爬到沼泽地中心位置,顺利采摘到紫罗白芷,然后在原路返回到岸上。
    就在他准备拿紫罗白芷捣碎后让血虎服用时,一声清脆宛如黄鹂吟唱般的女声在不远处的丛林中响起,自那女子口中说出来的话却让他心中的警惕激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