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易道天惊 > 第六章 灵纹境实力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虎爪凿击土石的碰撞声,像一把重锤,一次一次的的重重敲击在无痕的心上。额头早已被汗水打湿,无痕渐渐意识到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想个办法出去才行。
    四处观望下,还真就让无痕找到了能够用的上的东西,那是一个嵌在石缝中的尖锐石块。转眼无痕就想出来计策,于是无痕动用动用引灵境中期的实力,将灵力灌注与双手,一阵猛摇横拽下,终于将石块弄了下来,然后石块紧紧缠在草绳上,然后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蒙住口鼻,再从洞壁上方崛下一些土石,浅浅的盖住自己,不漏一丝痕迹。
    无痕做完这一些,即便是拥有引灵境中期的实力,也感觉到了一丝疲累,不管是心灵上的还是身体上的。但无痕丝毫不敢放松一丝警惕,因为这就是他最后的求生机会,不成功,便成仁!
    凿击声越来越近,无痕也渐渐感到了一丝窒息感,不过那并不是由于呼吸不畅造成的,毕竟寻常引灵境修者就是憋上一盏茶的时间而不会闷死,无痕自然也可以。这种感觉是由缓缓充斥心头的紧张感所导致的。
    两只锋利的虎爪如同两把死神的镰刀,一步步向无痕逼近,终于红毛妖虎来到了距离不过无痕两三尺的位置,不过当红毛妖虎看到一堆小土堆的时候,它犹豫了,因为那该死的人类气味到了这里就消失了!
    但,无痕不会放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他出手了!只见从小土堆中窜出一道人影,漫天土屑中一个凌厉的尖锐石块突然呼啸而出,不得不说无痕这一全力爆发下,那一个尖锐石块并不逊色于一只箭矢,足够给红毛妖虎带来伤害,容不得小觑。红毛妖虎看到后也是大惊,奈何洞穴太低,而尖锐石块有太快,躲无可躲,这一击狠狠地砸在了红毛妖虎眼睛上。尖锐石块刺破柔嫩的眼睱,然后突了进去,知道没入眼内一寸多才停下,顿时,鲜血横流!
    无痕也不敢拖沓,直接纵身从红毛妖虎肋下擦过朝洞外奔去,经过红毛妖虎的开掘,洞穴已经有半丈之高,足以容纳无痕奔跑。
    吼!!!!!!
    一声震天之吼从红毛妖虎喉咙里发出,它怒了,彻底的怒了,那个在他眼中不过只是一只小虫子的弱小人类,居然刺瞎了它的眼睛,这让它已经丧失了理智,它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抓到那只小虫子,狠狠将他撕碎。
    无痕却完全顾不上身后发狂的红毛妖虎,一心只有一个冲出去的念头,终于来到了久违的洞口。不过未等有无痕丝毫的欣喜,一道由狂暴灵力组成的冲击波瞬间撞上了无痕的后背。
    噗!噗!噗!
    无痕连续三口血喷出,然后在空中翻滚了数圈后砸落地面,巨大的冲击力又一次将无痕的五脏六腑震荡的移位,一声闷哼,无痕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栽倒在地。
    吼!!!
    红毛妖虎震怒的吼声传来,如同一道催命符击中无痕心头,他强提一口气,用流血不止的手臂支撑着站起来,他要给村里人提个醒,让他们远离这里。
    因为刚才红毛妖虎的含怒一击------灵力外放的手段,说明它已经隐约跨入灵级妖兽的范畴,本来红毛妖虎这种顶级异兽,再怎么强大也不会超出异兽这个范畴,但凡是总有例外,妖兽界不是不存在一些妖兽的血脉经过纯化,从而跨入更高境界的的例子,这头也一样,这也能很好的解释为什么这头雄性红毛妖虎要拼命保护它的子嗣。一般来说,雄性红毛妖虎和雌性红毛妖虎结合后产下幼崽,雄性红毛妖虎就完全不会过问,直接离开。
    而这头雄性红毛妖虎真正的目的却是要吞噬它的子嗣,来补全自身的血脉缺陷,从而一举突破到灵级妖兽的境界。为什么一定要是自己的子嗣呢?这里面还有一个讲究,因为就算是红毛妖虎这个物种,每个个体之间也存在血脉上的差异,吞噬其它同类,极大的可能是使自身的血脉更加驳杂,而直系血脉之间这种差异就不会那么明显。
    无痕一心只想着怎样给村里人提醒,还没等他想出个办法来,红毛妖虎就已经来到了地面,一看见无痕就凶残的扑了过来,根本不给无痕喘息的时间。
    眼看红毛妖虎的爪子呼啸而来,掠过五六丈的距离就要拍到无痕脆弱的头上,无痕不甘的闭上了眼睛,这种程度的攻击,他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唯有死亡一途。
    虎爪疯狂袭来时刮起的腥风,已经扑到无痕的脸庞上,刮得无痕的脸庞隐隐作痛。面对无法避免的死亡,无痕已经不再畏惧了,他心中只有愧疚和感慨,愧疚不该瞒着村长煽动孩子们去掏虎崽子,现在还要为村子引起祸患;感慨自己美好的年华即将逝去,五年之间中有多少时光白白浪费,甚至来不及去外面的缤纷世界看上哪怕一眼······
    无数的记忆片段从脑海中一一闪过,有欢笑,有懊悔,有辛酸,有迷茫······无痕只感觉到时光的流逝忽然变慢了,原来不去刻意想起的事情,也在此刻清晰起来,连那只将要夺取自己性命的虎爪也似乎变慢了。能如此清晰地感受自己死亡的过程,想必就是回光返照了吧。无痕自嘲的笑着。
    “你这畜生,你敢动他!”
    随着一声爆喝,一道快若奔雷的黄色灵力光束直接击中那只即将拍在无痕头上的虎爪,猛烈的冲击力将红毛妖虎狠狠从空中击飞,飞出十几丈才撞断一颗碗口粗的树干,才停了下来。
    一道并不健壮的布袍声影,此刻却如同一座不可摧毁的大山一般横档在无痕的面前,任由你风吹雨打,却依旧巍然不动。
    当无痕看到那道身影的一瞬间,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一股股别样的情绪激荡在无痕的心头,久久无法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