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易道天惊 > 引言
    ?
    茫茫天地间,一座仙山仿佛亘古不灭般的矗立着,巨峰耸入云天,仙雾缭绕间,一座同样巍峨的宫殿隐约可见。
    宫殿之中,灵气飘逸,许多道身影穿梭其间,其身形与这些巨型宫殿相比,仿佛毫不起眼,但他们一个个步履轻盈若飞,不刻意间流露出来的气息,竟磅礴若高山,丝毫不比这些巍峨宫殿的气势弱。这些人无疑都是当世强者,受万人仰慕的存在,只不过他们脸上并没有超然尘世的神情,反而凝聚着焦急的神色,焦急之中甚至还夹杂着些许的激动和兴奋。这仿佛预示着此间将会有大事发生。
    一个完全由莹润玉石砌成的石亭中,端坐着两位中年容貌的男子,居左一位,洁白如玉的手上品端着一杯香气浓郁的香茗,香气弥漫间,天地间的灵气仿佛受到牵引般自动汇聚在香气之中,让香气更加浓郁几分。
    中年男子恣意端坐着,一袭若云的白衣上点点星光流转,丰神如玉的英俊脸庞上宁静淡然,一双眸子中仿佛倒映着日月星辰,深邃无比。
    “天星大师,不知求您的那件事还算数吗?”
    居右的男子打破了此间的沉默,其声音洪亮,滚滚若雷音,竟将石亭周围飘荡的天地灵气震散而去。而这位男子的相貌也如他的声音一般,威仪凛然。标准的国字方脸,两道刀刻般的浓眉横着,浓眉之下便是一双如炬的眼睛,鼻梁高耸,须髭如针,并随着嘴唇的蠕动而颤动,更添上许多威严。一身紫黑劲袍,劲袍之下紧绷的身躯蕴含着开山断岳般的恐怖力量,散发着慑人气息。只不过此刻却尽数收敛着,仿佛对名为天星大师的中年男子颇为敬畏,不敢有所放肆。
    天星大师听到方脸男子的话,英眉轻轻一挑,脸上浮现出不悦的神情,玉质茶杯轻轻放下,神色间再也没有了那种细细品茗的闲情雅致。
    “柳老怪,你也应该知道,天道运行极为神秘难以把握,就算到了你我这个境界,也难以把握一丝脉络,何况要逆天而行,窃取天机。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所以这准备工作必须保证万无一失,否则沾染上惊天的因果,你我谁也不好受。”
    天星大师的话极具磁性,而且带有一种缥缈之感,直击心灵,让人在潜意识中自然生成相信的念头。
    “大师您钻研气运一道无数年,开创出惊世之法,堪称气运一道的祖师,无人能比,在这一方宇界中受人尊崇。只是,这件事关乎我族生死存亡,我才如此着急,还希望您能为我族指出一条明路。”
    也许是看到天星大师不悦的神态,柳姓男子不由得担忧起来。语气再次恭敬几分,刻意放低了姿态。
    “罢了,就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只好帮你这一次。放心吧!我天星子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正好这么多年没测试过自己的极限。三日后,天星台见。”
    天星大师摆了摆手,略为无奈的道,眼中泛起一丝苦涩,也许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吧。
    但柳姓男子却没有在意这些,对他来说,天星大师能够亲自出手,就是最大的惊喜。若是还不能化解这次危机,那就是天都要灭亡自己一族,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天星大师之大恩,柳某人不敢言谢,若是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吩咐,柳某人定当万死不辞。”
    柳姓男子面色涨红,激动之色溢于言表,甚至微微颤抖着,双手做抱拳状紧紧捏着······
    很快,三日时光便已过去。
    在一座与宫殿所在的巨峰同样巍峨的巨型山峰上,矗立着一块方圆千丈的不规则圆形石台,石台表面坑洞密布,满目疮痍,寸草不生,显得极为荒凉。
    可是这荒凉很快便被一簇簇的人群带来的人气驱散,一个个身穿星光白袍的身影占据着石台表面,人影晃动间,形成了一个极为怪异的阵型。他们手中都捧着一个与石台材质差不多的怪异石头,个个都神情肃穆的站立在自己的位置,没有丝毫懈怠。
    这是一个极为古老的大阵,威能浩瀚。而它的刻画条件也极为苛刻,必须以一块完整的星辰原石为阵盘,七百七十七块星辰晶石组成阵眼,七百七十七个法力高强的强者一齐催动,最后的也最为关键的是催动主阵眼的,必须在气运之道上有极高成就的强者才能把握整个大阵的运行,也就是说,这个大阵除了天星大师,至今还没有人能初建出来,因此天星大师在这一方宇界的自然无比尊崇。
    柳姓男子自然早早的来了,他的身后站立着许多气势惊人的强者,此刻他们都自觉的围绕着大阵,充当着守卫者的角色。脸上不时流露出警惕和肃杀的神色,若是有人胆敢阻止大阵的刻画,他们绝对会一拥而上,将之撕成碎片。
    此刻站在大阵中央的天星大师同样神色肃然,体表星光流转,默默调节着自己的状态,让自己时刻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不一会儿后,天星大师缓缓升上天空,口中一声爆喝:
    “起------”
    于是众人一同将体内能量涌入手中的星辰晶石之中,星辰晶石顿时爆发出猛烈的光芒,然后迅速交织在一起,一副浩瀚的星海图案缓缓勾勒出来。待到星海图案最终成型的时候,其脚下的星辰原石猛然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这些光芒汇聚在一起形成七百七十七道光柱,猛然射入那七百七十七个阵眼中,如果说这些阵眼是大阵运行的节点,那么这些光柱便是整个大阵的源泉,为大阵提供庞大的能量。
    随着星海图案的光芒渐渐稳定下来,而天星大师也有了动作,只见他双手不断捏动着一个个玄奥的印法,化成一个个同样玄奥的符号射入大阵中。顿时间,大阵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竟不断蠕动着,一条条神秘的曲线缓缓浮现出来,仔细看去那些曲线之中仿佛有着神秘的力量,蕴含着莫名的哲理,可以改变生命的运行轨迹,那便是气运的力量。
    “拿测运之物来!”
    随着天星大师的一声爆喝,自柳姓男子手中飞出来一滴深红色的液体,只是这液体之间竟有丝丝黑色气息,散发着莫名可怕的气机,看起来诡异无比。
    只见这一滴液体飞入星海图案之中时,仿佛往滚油之中放入沸水,彻底沸腾起来。可怕的能量四处散逸,竟然击塌了虚空,大阵周围的空间出现了无数裂隙,时空变得十分不稳定。那些围绕在周围的强者都不禁纷纷变色,往后退了一大截。
    不断沸腾间,星海图案渐渐变幻,变成了一幕幕可怕的场景,一艘庞大如同星辰般的血色战舰横亘在虚空中,战舰上喊杀声不断,四处鲜血弥漫,残肢断臂随处可见,一道道曾经鲜活的生命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下,这里发生在可怕的战斗。
    随着战舰不断被毁,血色神光也渐渐暗淡,最终沉寂在茫茫虚空中。而在战舰的一处毫不起眼的舱口突然飞出一道血色光芒,远离战舰而去,飘荡在虚空中。
    待到血色光芒黯淡下来时,可以看到一面残破的血红战旗包卷着某个物品,仔细看时,竟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不等众人看清婴孩的相貌,画面突然转变------
    眼前所见的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天地,有高山,有瀚海,有冰原,有熔岩,有城镇,有宫殿,千姿百态,还有无数生灵点缀其间,构成一副美妙而奇特的辉煌画卷。众人自豪的意识到,这是他们世代生活和守护的天地。
    只不过在突然间这种祥和的气氛很快被打破,一艘艘奇形怪状的飞行堡垒、战舰蛮横的破开了这片天地的屏障,无数黑色气息从飞行堡垒和战舰中源源不断的涌出,在极短的时间内笼罩的这片天地,黑色气息所到之处,生灵纷纷化为枯骨甚至尘埃。紧接着自飞行堡垒中爆射出无数黑色身影,大肆屠杀着所看见的一切生灵,摧毁所看见的一切建筑,无数生灵乃至强者陨落,无数华丽宫殿化为废墟······
    看着这一幕幕灭世的场景,众人皆是睚眦欲裂,恨不得冲进去与那些飞行堡垒、战舰厮杀。在这时,整个天地突然剧烈颤动,仿佛崩碎了一般,然后猛烈收缩化作一束乌黑如墨的光束,破开虚空而去,仿佛要追寻这一切的源头。
    乌黑光束急速穿梭在虚空中,不知过了多久,虚空一阵猛烈震颤,无数彩光自虚空爆射出来,彩光的源头隐约可见,众人的目光一接触到那个源头时,竟呼吸都为之一滞,无边的畏惧感如潮水一般袭上心头,那竟是一颗树,一颗比星辰都大无数倍的巨型光树,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只见巨型光树顶端突兀地浮现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上灰蒙气息流转,蕴含着无边的诡异,只不过令众人更加骇然的是,那双眼睛突然睁开,一道快到极点的灰色光束自眼中爆射而出,洞穿了虚空而来,而它的目的地竟是众人所在的巨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