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我道侣修习了替生术 > 第33章 你莫走!养只猫!
    “叮!反坑流璧宗两个炼灵师成功,已获得中品【反坑奖励】五品炼丹师称号,敬请宿主查收!”
    “叮!流璧宗两个炼灵师的储物袋物品,已分拣完毕,恭请宿主查看!”
    周行完全没有理睬被网罩住身体无法动弹的小姑娘,却被莫得感情的系统语音温暖到了。
    不仅有【反坑奖励】,还有战利品!
    这次的【反坑奖励】,居然不需要托管身体被动行莽夫之举,不用辛苦炼丹一级一级地晋升,躺着就获得了五品炼丹师称号,不愧是中品奖励,比下品奖励靠谱多了!这意味着他能随意炼出一到五品的丹药,要是有足够多的丹方,他如今可以炼制的丹药种类应该比较多。
    嗯,脑子里又突然多了很多丹方,这应该就是五品炼丹师的基础丹方储备。
    这次的【反坑奖励】,周行表示满意!没有多余的建议,只提一条:丹方多多益善。
    至于流璧宗两个炼灵师储物袋中的战利品,实在是意外的惊喜!他方才以为,那两具筑基中期的良好尸材报废了,他们的储物袋,也被【天道黄金雷电】劈得连渣渣都不剩了,正暗自惋惜,系统竟然已经悄无声息地把他们的储物袋里面的东西抢救回来了。
    原来,【天道黄金雷电】劈的是两个空储物袋!里面的物品已经被系统提前转移了,这比【星辰大挪移】法术流弊多了。
    他修为暴跌后,系统补偿给他的【大掠夺】功能还算不错嘛,竟然如此贴心。
    周行停在原地仔细清点之后,发现这俩叫花子模样的炼灵师,虽然一块灵石都莫得,却有品类繁多的各式小玩意儿,甚至还有炼灵师功法。蚊子腿也是肉,他就不挑了。
    仍然被网罩住身体无法动弹的小姑娘,见周行停在剑上,并没有马上离开,心里一喜,以为对方不仅长得俊美,心灵也很美。
    结果,等了一会儿,那个长得好看的年轻修士仍然没有下来救自己的意思,似乎真的要御剑离去了,她赶紧继续拼命大声呼救:“少侠留步!我乃天猫族公主,如果你今日救我,我父王母后可以助你结丹!”
    天猫族是个什么鬼?我还京东族、淘宝族、族呢!
    周行将流璧宗两个炼灵师储物袋内的东西清点完毕,正欲离开,听见那小姑娘的呼救声中有“天猫”二字,顿时觉得有点耳熟,便随意望了一眼。
    我炒……一只萌猫?
    那张网里面罩着的小姑娘不见了,只有一只在说话的萌猫。
    这个小姑娘她不是人!
    天猫?真的是一只猫!通体雪白,只有额头有红色的火焰纹。
    小萌猫无法挣脱那张网的束缚,留着泪,开口恳求道:“只要少侠肯救我,我愿意以猫丹相赠!”
    说完,小萌猫口里果真吐出一颗蓝色的妖丹。
    只是,因为那张罗网的阻滞能力太强,妖丹根本飞不出罗网。
    周行站立在剑上,并没有立即御剑飞走,而是饶有兴趣的说道:“原来是一只不入流的小猫妖,你若愿意与我签订主仆契约,成为我的契约兽,我可以考虑一下你的请求。”
    没想到,小萌猫听闻周行此言,勃然大怒,猫嘴里发出的声音,尽管带着怒意,依然软萌可爱:“我们天猫族是远古神祇,可不是什么不入流的猫妖兽,即便我天猫族的旁系白虎族,那也是神兽。我是尊贵的天猫族公主,岂能成为平凡的人类修士的契约兽?”
    远古神祇?天猫族?周行暗道:欺负我没读过《神典》?连远古神祇的神话都瞎编得如此溜,这背台词忽悠人的敬业精神可嘉!
    “这么说,你不同意?告辞!顺祝好运!”周行并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和一只小猫妖逼歪磨蹭了,直接长话短说,打算一走了之。
    “等等!等等!我再考虑考虑!”小萌猫早已泪流满面,抽抽噎噎地恳求道。
    周行原本还想着等小猫妖乖乖地签订了主仆契约,撸一把猫毛过过瘾,见小猫妖这个惨兮兮的模样,顿时没了继续逗弄的兴致,便御剑飞走了。
    才飞了几十米远,后面传来大声的呼喊:“我同意了!少侠哥哥,你莫走!”
    你莫走?
    养只猫?
    少侠哥哥我不走?你早点同意,不就行了!
    周行并没有立即御剑回转,而是停在原地问道:“先签订主仆契约,再救你!”
    “都听少侠哥哥的!”
    “好吧!”周行飞回去,从剑上跳了下去。
    小萌猫带着哭腔,犹犹豫豫的立下了天地主仆契约。
    天空的契约法则之云,从轰隆的雷电声中悄然飘来,降落到他们二人头顶,又沉入地底,顷刻间,烟消云散,雷停电止。
    天地主仆契约成立!
    周行发现自己的神识中,果然有了小萌猫的本命精魂,只要他一个意念,可以让小萌猫立即灰飞烟灭。
    没想到,他手里的第一个契约兽,竟然是一个软萌娇滴很没用的猫妖兽,这很辱没他堂堂周君子的高人风范啊。
    这小猫妖,实在太娇弱了!
    “这张网,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你知道怎么弄开它吗?”周行仔细研究了一番罩住小猫妖的罗网,发现直接用手掀或者用刀剑砍,都无济于事,于是开口询问当事猫,看看她有没有办法。
    小猫妖一听,顿时嚎啕大哭起来:“我怎么知道呢?你,你,你……竟然弄不开这张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