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修真小说 > 阴山箓 > 第八章 脱出樊笼
    姑射与巫支祁两人看上去颇为狼狈,巫支祁身上更是能看见清晰地伤痕。
    苏彻作为青帝宝苑的主人,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禁法之中出现的生物,如果按照胎卵湿化的分法,属于化生之物,应机缘而生。
    巫支祁表面上打杀了那头金面青猴,便会引来更厉害的怪物来对付他,这也是这太乙析木神禁厉害的地方,只要乙木精气不绝,便能化生出无穷的洪荒异种,任你神通何其广大,也要给一点点磨死。
    “你们二人没有被这里的异兽围攻?”
    巫支祁看着神完气足的小狐狸与苏彻。
    “唉,只要不毛手毛脚又怎么会生出祸端呢?”
    小狐狸笑嘻嘻地看着巫支祁:“你不会拿了什么东西吧。”
    这鬼奸鬼滑的狐狸。
    巫支祁用手摸了摸背后的草还丹。
    他是不太信姑射的话,自家行走天下,从来没有进宝地空手而归的道理,这草还丹在这宝苑之中是没啥效果,可谁知道出去又是怎么情况?
    哪怕有十分之一的药力,那也是赚翻了。
    姑射和这小狐狸家大业大不当回事,他袁爷可是过惯了苦日子的。
    “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从这禁法之中脱身。”
    姑射分析道:“这禁法所演化出来的一方世界,介于真幻之间,但神禁毕竟不是一方天地,这青帝宝苑更是无人主持,若是把握其中脉络,一定有其中的解法。”
    “神禁若是有人执掌,一定是有各种洪荒异种一起拥上来把咱们淹了,要脱离此地,总要想个办法。”
    苏彻看了姑射一眼,这位出身极高,其修为不提,单说眼界则是跟小狐狸堪为一时瑜亮。
    她们说的不错。
    所谓神禁,近乎于阵法与神通之间,必然存在一个所谓的“阵眼”,也就是“大道五十,其用四十九”,终究要让出一处,不然这神禁和阵法便立不起来。
    太上老君的八卦炉中还有个只见风不见火的巽位,这太乙析木神禁也是如此。
    木为长生之根,其德守静,只要在这析木神禁之中不折腾,像小狐狸和苏彻这样老老实实待着,自然没有什么洪荒异种来搅扰。
    但是这也应了个“困”字。
    你什么也不做,最终还是会被这困在这太乙析木神禁之中。
    若要离开这一重禁法倒也简单,有两种法子。
    一种便是以力破之,这太乙析木神禁之中变化的一方天地毕竟介于真幻之间,承力总有个上限,被困在神禁中人能以大神通力直接撕开此方天地,那也就算是破去了。
    当年老狮子以这太乙析木神禁困住过一位三品修为的东海剑修,那位倒也干脆,直接运转剑招全力向这此方天地一劈,自然斩破金锁,遁出此方虚空。
    除了以蛮力之外,还有一种巧法,那就是窥破这太乙析木神禁之中里面法则的变化,捡着其中的薄弱之处发力,哪怕只用三分力道,这神禁也留之不住,自然也能出来。
    青帝宝苑的七大神禁,总得来说是困低手不困高手,困傻子不困高人,似这样苏彻、小狐狸这般修为较低的人物,便是装个千千万万,那也是装了。
    若是装巫支祁和姑射,巫支祁这样的骨头烂在析木神禁之中也出不去,姑射则是捱上几个月或许也能找个机会出来。
    当然这是无人主持这神禁的情况。
    现在也苏彻亲自坐镇,虽然修为不行,但是又生出许多变化来。
    “我曾听长辈们说过,这禁法固然可以称为玄门阵法之极,却也可以说是极高明的一种幻术。”小狐狸看着姑射道:“这幻术么,看似千变万化,但就好像一层蛛网,你力气小挣脱不得,那就被他层层困住,若是力气大,也不过是一层丝罢了。”
    “你的意思是,让姑射用那太玄两仪微尘剑?”
    苏彻看着小狐狸,眼里满是喜欢,这就是心灵相通啊。
    “不错。”小狐狸眯着眼睛瞧着姑射道:“太玄两仪微尘剑放到东海之上,都是第一等的剑术,剑出劫落,便是真是天地之中的法则都能一剑斩碎,更何况这区区无人主持的神禁?”
    姑射略一皱眉:“只是我这剑术时灵时不灵……”
    “不灵不怕,咱们多试试。”小狐狸嘿嘿笑着:“一个人试不成,那就几个人一起试……”
    巫支祁皱紧眉头,觉得这小狐狸笑得极为奸诈。
    唉,这小狐狸奸滑的可爱。苏彻自问将三人收进来不过是为了躲一躲那鬼祖宫与苍天教的强人,想不到小狐狸这一番施为倒是能添些别的好处。
    真是个狐狸,人都被困住了,还想着诈别人绝学呢。
    “不行,太玄两仪微尘剑这等剑术也是随便能传人的?”苏彻立即上来助攻:“且不说修习这等秘剑要看天资,更何况这是姑射立身的绝学,我就是骨头烂在这树林之中也不学。姑射你传给他们吧,我是绝对不学的。”
    这青帝宝苑本来就是苏三公子掌中之宝,姑射要把口诀之类的东西传人,被传的人还没记清,苏三公子便弄明白了。
    再说了,真如果是那种不立文字以心印心的法门,还不能找小狐狸再学么?
    “姑射,其实你不用顾虑太多,咱们钟山会半月聚会一次,咱们在这里等上半个月,那位一施展神通,没准就把咱们拉走了,到时候拜托他让咱们各回本处,也就算有个交代。”
    苏彻看着巫支祁的猴脸面具,这个死猴子真是专门坏事。
    巫支祁看似憨厚地说道:“只是在这青帝宝苑之中,恐怕那位要施展虚空挪移神通,也不好办。同时进来的还有另外两人,若是给他们提前掌握了这青帝宝苑,咱们可就交代了。”
    姑射是何许人,怎么看不出这几人的心思,更何况巫支祁和青丘就差把逼她说出剑招写在脸上了。
    她幽幽看了一眼旁边的苏彻,暗想这封豨倒是个正人君子,只是太过迂腐。
    “哪有这么容易,这秘剑若是随随便便就能传出去,我招上三千死士,每天昼夜习练,哪怕时灵时不灵,只要十次里面能成一次,那也早就一统天下了。”
    姑射无奈说道:“此剑乃是当年剑仙怀太素横压此界地裁天三绝之一,我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习得一点皮毛,自己用起来都顾前不顾后,哪能传人?”
    怀太素,这又是什么人物?
    苏彻心里又加上个人物之余一时又有些失望,原本还指着有些意外之喜,现在看来却是有些空欢喜了。
    不过倒是提供了个思路,这青帝宝苑或许当个灵根培养之所有些屈才了,老狮子在这里炼地狱道确实是有他的道理。
    这里分明是个天然的监牢。
    “那你不行就多用几剑,大家在这里陪着你就是。”
    苏彻出言劝道。
    姑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不到五品卷入这等异宝的纷争实在是不智之举,可背后有中元强逼,谁也没有办法。
    “你们站远些。”
    姑射长剑出鞘,太玄两仪微尘剑再出。
    精纯剑意如云龙探爪,直刺此方天地。
    这等剑意,苏彻感受着太乙析木神禁之中的变化,太玄两仪微尘剑的确是作用于构筑这神禁基础法则上的无上剑式,只是以姑射的这等力道,确实距离太乙析木神禁的上限还有不少差距。
    苏彻以姑射的修为做了个参照,若非是纯粹的剑修,等闲四品高手来了也要被这青帝宝苑困住。
    苏三公子看了一眼旁边的巫支祁,青帝宝苑在手,自己就算是水猴子这种法体坚固但是缺乏杀伤力的修行人天生克星。
    姑射全力运剑,短短时间之内两次强运太玄两仪微尘剑实在是已经达到了她的极限。
    不过苏三公子却不会让她难受,见她剑式将尽,立即将太乙析木神禁撤去。
    这一剑便好似云开月明,姑射一剑去后,几人便看见周身尽是精纯的乙木精气。
    “哈哈,到底是让爷爷出来了。”
    巫支祁一声高吼,乙木精气如此纯粹,此地定然是青帝宝苑无疑。
    “列位稍等片刻,待俺炼化了此宝,再同你们说话。”
    说着,这位便卷起妖风直奔前方而去。
    真是个莽撞的猴子。
    苏彻看着这水猴子的背影叹息一声。
    他去的是碧落天阙的方向。
    作为青帝宝苑枢纽的东极殿在另外一边呢。
    “巫支祁是草莽之辈,你们不要在意他,这样行事早晚要吃亏。”
    姑射扶着长剑叹息道。
    “传说青帝宝苑的核心之中自有一轮大日,阳和之气充盛。若我感应不错,应该在另外一边,你们若是要得此宝,往那边去吧。”
    苏彻笑道:“神物有灵,当归于有德有能之人。我自认修为浅博,没什么福德,若是将这上古青帝遗珍得了,恐怕会生出灾殃来,这等宝物,谁愿意拿谁拿。”
    “这话说得,若论修为,论福气,我也是没资格的,只有咱们姑射仙子才行,是也不是?”
    小狐狸没好气的横了苏彻一眼。
    姑姑说的没错,这些男人真的都是杨花水性,随波逐流。
    “我短时间内连用两剑,已经是不行了。”
    姑射叹息一声后看着苏彻道:“你我之间算是投缘,若是以后到建康城内,找一家东昇绸铺跟掌柜说买七尺七分七寸绣牡丹白绸,我送一份机缘给你。”
    姑射想着。
    大梁如今正是用人之际,这封豨看德性说得过去,也是名门大派出身,又是钟山会中的,若能纳为己用,以后在钟山会中自然从容许多。
    “他恐怕是不会去了,不过我有机会却是要登门讨一杯茶水。”
    小狐狸笑着:“姐姐到时候欢不欢迎我啊?”
    姑射看着她笑道:“不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