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网游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六章 各有谋划
    “而且,观主,若是您真的接过知守楼,我还有一件事是需要你帮忙。”陆青山眼眸微眯,泛起危险的光芒。
    “什么事?”水月观主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毛,似乎十分差异。
    “浣灵宗。”陆青山缓缓从嘴中吐出三字。
    “我希望届时观主你能动用天机观以及知守楼的情报系统,帮助剑宗调查浣灵宗。”他掷地有声道。
    自当初百幻蝶之事后,剑宗便已然开始着手调查浣灵宗。
    但两者同为道宗,而情报又恰恰是剑宗的弱项,所以虽然已经是开始调查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可剑宗这边却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师尊夏道韫因为负责此事,此时可谓是颇有几分一筹莫展的意味在其中。
    在正面战斗这方面,现在的他或许还无法帮到夏道韫太多。
    但在这件事上,陆青山却是有着他的高招。
    鼓动水月观主接管知守楼,可谓是一石四鸟之计。
    “陆少宗原来是想要本观主给你做事啊,难怪这么积极。”听完了陆青山的一番话,水月观主自然很轻易便看出了他的谋算,不由失笑道。
    记住网址xw.
    清扫知守楼之事,便是由陆青山主动牵头的。
    当时她还奇怪陆青山为何会如此主动,还一定要拉上她下水,原来是早就看上了知守楼,想要收知守楼为己用。
    想到这,她不禁摇了摇头。
    青云剑仙还真是捡到宝了。
    眼前的陆青山,虽然无比年轻,却已经真正成熟。
    不论是他面对八境修为的卫墨楼主时的不卑不亢,还是他设计诈罗河时的冷静,亦或者他对人族当前局势的判断和掌握,都能看出他已经非常的老辣。
    更重要的是,这个剑修还天资绝世,战力超凡。
    能杀人的剑修很多,但像陆青山这么能杀人的剑修,当真是屈指可数,甚至前所未有。
    按照陆青山先前所说,他可是面对三位合体修士以及数百化神修士联手,都依然是轻易反杀的。
    这般看来,这个剑宗少宗的位置,似乎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也并非想象中的那般突兀。
    只是
    水月观主一阵恍惚。
    她能理解青云剑仙看重陆青山,将代表剑宗少宗身份的老龙剑符交于陆青山。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夏尊会将“如朕亲临”的令牌交于一个她只是第一次见的年轻后辈?
    是因为陆青山在这次长安之战之中的贡献吗?
    “哪敢让水月观主为我做事,不过是帮忙,帮忙罢了,”这边,陆青山不卑不亢,腼腆笑道:“观主此言着实让青山惶恐啊。”
    “好了,行了,”水月观主睨了陆青山一眼,打断他的表演,缓缓道:“你说的我会考虑的。”
    “至于最后能不能成,不还得看夏曌的心思吗?”她淡淡道:“知守楼楼主之位,又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岂是我想坐就坐的。”
    陆青山呵呵一笑,并没有再多言。
    他确定,夏曌一定是会同意的。
    因为,夏曌与他曾经进行了一次短暂的谈话。
    谈话的缘由是商谈知守楼处理事宜。
    在那次谈话之后,陆青山便明白,这位大夏女尊,如今已经完全将个人得失以及大夏之得失搁置在一旁了。
    她此时唯一的心思与念想就是平定魔族之乱。
    而夏曌之所以会将“如朕亲临”的令牌赐予他,也安全不是因为水月观主所想的他做出巨大贡献。
    单纯只是因为庆王血屠长安的消息,是由他告知李求败的。
    “若不是因为你及时发现庆王血屠长安之秘,等他发现祸端,赶到长安的时候,我应当早已命陨。
    我知道他的,他心中一定是十分感激你。”
    “他已经身陨,无法对你表示感谢,我却是不愿我的夫君欠着别人的人情。”
    “这个令牌,你拿去吧。”
    这是夏曌在谈话临近尾声之时,与他所说的最后一番话,随后便将“如朕亲临”的令牌赐予了他。
    如此一位女尊,又怎么会拒绝由水月观主提出的执掌天机观的想法呢?
    深渊,天门域。
    血月当空。
    由于巨灵族身形高大,而修建得巍峨高耸的大殿之中。
    “你们应当都知道了吧,”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玄尊陨落了。”
    巨灵圣族,顶级魔尊共有四位,玄尊,幽尊,藤尊以及震尊。
    此时出声的便是幽尊。
    藤尊的眼珠瞪得滚圆,“单论战力,玄尊比我们三人都强,无限接近于半圣,怎么会出现在人域,又陨落在人域之中?”
    震尊摇了摇头道:“具体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根据人族那边传出的消息是大夏庆王勾结玄尊,试图血屠长安,最后被长安剑仙斩于长安城。”
    “长安剑仙已经如此之强了?”藤尊惊讶道:“以一敌二?甚至其中之一还是玄尊”
    “代价便是,长安剑仙也就此陨落。”幽尊接话道。
    “人族剑仙,的确是令人生厌。”震尊眼神闪烁,感慨道。
    人族六道修行流派,最令魔族厌恶的从来都是剑修。
    这是一群擅于杀伐的修士,其中的巅峰强者剑仙,更是拥有远超其它尊号修士的杀伤力。
    就像是“核武器”,威慑力极强。
    “现在不是感慨剑仙之强的时候,我今日叫你们过来,是为了商议在玄尊陨落之后,我们该怎么处理后续事宜。”幽尊十分冷静,声音阴沉沉的。
    “我们巨灵族,本来是八大圣族之中顶级魔尊数量最多的一族,足有四位。
    玄尊更是无限接近于半圣,因此我们一直占据着深渊之中最好的一块疆域,天门域。”震尊明白幽尊之意,点了点头,补充道:
    “若是不发生此事,将来打下人域之后,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巨灵一族本也该是分到最好且最多的疆域。”
    “因为此故,其它七族对我们巨灵一族都分外眼红。”
    “如今玄尊出了此事,我们巨灵一族的实力骤跌。
    其它七族对我们可不会讲究所谓的同族之情,怕不是得要落井下石,想尽办法虎口夺食。”
    藤尊微微颔首,并未提出反对意见。
    他们深渊八大圣魔族向来都是如此,互为敌人,互相倾轧。
    玄尊的陨落,对他们巨灵一族的影响,首先是会来自其他魔族。
    “幽尊你有高见?”震尊青色的眼眸微眯,打量着幽尊,这般问道。
    “疆域与资源竞争是必然,我们巨灵一族之所以实力一直是最强的,也是因为我们一直占据着整个深渊最好的疆域。”幽尊郑重道。
    他们魔族成长的根基依靠的是血脉,只要随着年龄的增长便能获得不凡的战力。
    但是这种战力的获得并不是天上掉馅饼,是需要天地能量的。
    能量越充裕的疆域,就能孕育越多的魔族强者,使得他们的种族实力越强。
    种族实力越强,也就越能占据更好的疆域。
    “强者恒强,与人族的第二次大战,便是我们八大圣魔族重新洗牌的一个契机。
    我们在这个关头,损失了玄尊,无异于自断一腿。”幽尊继续道。
    “对。”
    “我等该怎么办?”
    藤尊与震尊彼此交谈议论。
    “断了一腿,若是还站在同一起跑线,还怎么与他们比?”幽尊道。
    “幽尊的意思是,我们率先发动对人族的战争,抢占先机?”藤尊骇然。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可以九成九肯定,人族夏祖当年突破祖境时并未完美,是出了大问题,所以才未赶尽杀绝我们魔族,便偃旗息鼓,闭关疗伤。”
    “两万年的时间,夏祖都再也未出现过,我们也曾多次试探,都是如此。”
    “如此长的时间都不现身,他要么是伤势还无法痊愈,要么就是早已陨落。”
    “若是第一种可能,两万年时间都无法痊愈的伤势,那就是永远都无法痊愈了,我们也无需担心太多,要是第二种可能,那就更不必多担忧了。”玄尊有条不紊道。
    正常来说,是不该考虑第二种可能的,因为大能修士身陨,都会有道消天象出现。
    这是无法隐瞒的。
    越强大的修士身陨,道消天象也就越为壮观。
    道祖如此强者陨落,其道消天象甚至可能席卷整个人域。
    但是这两万年的时间中,人域之中都未出现过如此庞大的道消天象。
    所以夏道祖大概率还活着,这也是魔族蛰伏两万年都不敢有大动作的原因。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祖境修士在开天门之后已然超脱天道,不受天道意志干涉,即使身陨也无需道消天象,返还能量于天地。
    但不论怎样,对于这位人族唯一的祖境修士,他们心中无不存着深深的忌惮。
    一日无法确定夏道祖身陨,就不敢轻易发动战争。
    直到两万年时间流逝而过,他们才终于按捺不住。
    除了是深渊之中的能量愈发枯竭,已经进入衰弱期,撑不了太长时间之外,便是他们已经开始默认夏道祖没有办法再出现了。
    “问题不单单是夏道祖,主要是先出头者是要吃大亏的。”震尊皱眉道。
    为什么他们八大圣魔族之间如此不合,却还要协商发动战争的时间,一起出手。
    为什么荒已然出现于剑罗王城之中,兵魔一族即使迫在眉睫,却依然要按兵不动,等待其它七族?
    便是这个原因。
    一旦他们贸然发动战争,其它七大圣魔族按兵不动的话,人族便可调动整个人域之力,与他们抗衡厮杀。
    深渊的实力虽然远胜人族,但也没有达到一支魔族便可对抗整个人族的碾压程度。
    这样子发动战争,不但是败局已定,甚至还会导致他们元气大伤。
    毫无疑问,其它七族对于这种情况必然是乐见其成的。
    ——对于其余七大圣魔族而言,不只人族是敌人,巨灵魔族同样是敌人。
    狗咬狗,两败俱伤,正合他们心意。
    另外,他们还担心在自己将大量魔修投入正面战场的时候,被坐山观虎斗的其余七族偷了家。
    所以两界之战,八大圣魔族达成一个默契,要么都不动,要么一起动!
    这个道理谁都明白,震尊想不通幽尊为何会提出如此荒唐的主意。
    “人族实力虽比不上我们,但也不可小瞧,而且潜力极大,自然不可小觑,”幽尊自在道:“我肯定是不会提出一族攻打人族的愚蠢提议。”
    “所以,不是一族,是三族!”他猛地道:“三族联手,灭杀人族。”
    “三族?”藤尊既惊讶又疑惑道:“还有两族是谁?”
    “其一必然是兵魔族,还有一族,我暂时也想不到。”震尊比藤尊看得更清楚些。
    兵魔一族因为“荒”的原因,早已被搞得焦头烂额,四处游说其它七族希望能提前发动战争。
    只是八族不同心,个个对兵魔一族都幸灾乐祸,又岂会答应兵魔一族的游说呢?
    这种情况下,他们想要联合兵魔族发动战争,兵魔一族必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至于另外一族,那就难以捉摸了。
    “心魔一族。”幽尊揭露答案。
    “是他们?!”藤尊瞳孔骤缩,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不怪他如此反应。
    深渊八大圣魔族,说到哪族最强大,或许还有些许争议。
    但说到哪族最诡异,最捉摸不透,却是早已得到所有人公认。
    心魔一族!
    天赋为“御魂”以及“驭命”的心魔一族。
    “心魔一族为何会这么着急?”震尊难以理解。
    他们巨灵一族是因为玄尊陨落,兵魔一族同样也是事出有因,才显得这般急迫。
    心魔一族本该没有理由如此才对。
    “这是因为,他们已经筹备好了一切,胜券在握,”幽尊开口道:“他们有信心以极快的速度拿下人族一域,快到我们人魔两族都反应不过来。”
    “但是,他们一旦拿下人族一域,若是没人给他们掩护,人域举全族之力反攻,他们也无信心能扛住。”
    “所以,心魔一族需要我们二族同时做出进攻的姿态,配合他们,让人族误以为我们魔族要发动全面战争,不敢轻易调遣其它七域人手进行支援与反攻。”
    “只要让心魔一族将局面稳定下来,剩下的五族看到此情形,怎可能不眼红?”
    “只要眼红,他们便会动手。”
    “他们一动手,佯攻也就成了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