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眼中的你 > 第十一章
    ?
    当我被关在那个黑屋子里的时候,我思考了很多很多,我想过宁静的笑容,我想过那个大雪纷飞的窗外,想过母亲,想过狗子会破门而入把我救出,生命中经历过的一切在我眼前一幕一幕闪过。
    唯独没想过,在我生命的最后,我最信任的那个人,站在我的面前铁面无情的威胁我。
    相反的,我很平静,我静静挂掉电话,看着狗子。
    “去查账吧。“
    狗子电话应时响起,他拿起手机对着手机答应了几声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嘶吼道:“林京声!“声音在空旷的仓库里来回回荡着。
    狗子缓缓停住脚步,没有回头。
    “兄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有种你……“没等我说完,只感觉脑后被重击了一下,强烈的眩晕充斥了我的脑袋。
    “有种你……”我摇晃着倒下,模糊的眼前的人走动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我头上一滴一滴划下打在地上的水声贯彻入耳,咚咚咚……一下一下。
    上次梦中的那个人,又出现在我的梦里,一身白衣长长的黑发,她贴在我的耳边和我轻轻诉说着什么。
    “放开手……放开手……放开手……”
    我没法偏过头去看她,只能感受到她淡淡的香气,那香气一丝丝灌入我的鼻子,沁进我的喉咙。
    “放开……“我艰难的呢喃着,只觉得左胸前被刀刺穿了般,透过生命的最后一丝气力睁开双眼。
    “爸。“我开口道。
    父亲站在窗前双手背后凝望着窗外,听见我的声音,转过头来,平淡的道:“你醒了。“
    “嗯。我……“”你不用和我说什么,我都懂,孩子,收手吧。“
    我艰难的摇了摇头,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我走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最好。“父亲摇晃着身子站到我的身旁,俯身趴在我的耳边:”你累了,休息吧。“
    我朦胧了双眼,不知怎么的沉沉的睡去,也许那只是一个梦。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身旁趴着一个女孩,满头长发散在床边,这女孩不是一男,我感觉的出来。这时只感觉手面上一阵阵暖流流过,微微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女孩的头下,等等……那暖流?我想把手臂抽出来却反而被拽的更紧。
    “咳咳……”我象征性的咳嗽了几声,但是那女孩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我只得开口说道:“那个,美女?美女?……”接连晃动着手臂又叫了很多遍女孩才稍稍有反应,那女孩迷糊着抬起头,嘴角还挂着口水,朦胧着双眼看了看我,嘟囔了几句不知道说的是什么,猛地又趴下去。
    她抬头的那一刻我才看清这女孩是谁,竟是我那同母异父的妹妹,李莫熏。还没等我再叫她,她猛的抬起头像一头发疯的小母狮子般大叫道:“你醒啦!”
    我苦笑的看着她,动了动手臂,尴尬的道:“那个……”这时她才发现我的手臂被她紧紧抱着而且还流了很多口水在上面,她惊叫着扔开我的手臂顿时一阵疼痛从肩膀处传来,她连声叫着对不起拿起卫生纸倒上水给我擦了又擦。
    “你怎么来了。”我哭笑的看着她。
    “哥哥都住院了,当妹妹的怎么就不能来看看哥哥了。”她反而不开心了,嘟囔着嘴道。
    我感一阵暖心,就像身体里沉淀了很久的东西突然被唤醒:“妈告诉你的?”
    “嗯,她来了没多久就回去了,说你身边没个人照顾你不行,本来要雇保姆了,我毛遂自荐留下来照顾你。”
    “我……我究竟躺了多久。”我犹豫的问道。
    “将近半个月,医生说你这次病发比较严重。“李莫熏关切的看着我,我知道我的病已经被很多人所知了,细算自己半个月的昏迷时间,总觉得自己耽误了很多时间去做该做的事。
    休息了两天之后我顺利用我的倔强跑出医院,据李莫熏说在我昏迷的时候两个女人来看过我,听她的形容我知道了是古一男和古一香姐妹。
    我领着李莫熏回到了自己的咖啡厅,刚一进屋一股咖啡的醇香气就传进我的鼻子,店里人很多而且很静,重装后的店面一切都做了改动,古香古色的木质地板,椅子都变成了悬挂在天花板上的藤木吊椅,桌子就像是原本就生长在地面上的老树根弯曲盘起,一个巨大的古木书架横贴在墙壁上,接着天棚上巨大的吊灯,一切都和咖啡显得那么合衬。
    也不知道古一男用了什么手法招来这么多顾客,服务员都是彬彬有礼笑容满面。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门前的服务员礼貌的问道。
    “我找你们老板,古一男。“那服务员微微一怔,旋即马上反应过来伸出手道:“两位先到这边坐一下,我去找我们老板过来。”
    “感觉怎么样。“我坐下后看着李莫熏惊讶的表情,李莫熏开口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你自己的生意?“我点头道:”是啊,不过我一直都是甩手掌柜,真正改变这里的是一会要过来见我的人。“
    我舒服的靠在藤椅上笑着看着李莫熏的惊讶转过头看向门口,却被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惊到。
    古一男和一个男子在门口窃窃私语着,那服务生拍拍古一男的肩膀趴在她的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顺着服务生手指的方向,古一男看向我,那男子也看向我。
    而那男子,正是化成灰我都不会忘记的一个人,梁冬。
    “老子草你娘的!“我猛地站起身来,抄起身旁的一个咖啡杯,惹得旁边桌子的人一片惊呼。
    梁冬见我气势汹汹的朝他走去,马上推门跑出店面,我追了出去,却因为身体还没痊愈而不能跑动,我气愤的站在门口,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大叫一声“啪“的把手中的咖啡杯摔在地上。
    “说吧,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咖啡馆二楼,我盯着她道。
    古一男缓缓抬起头盯着我:“我还要问你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刘慕辰,你个十足的小人。就算想试探我!也不至于用出这么下三滥的伎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