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术士的星空 > 五百一十二章 邪恶的终结
    ?
    五百一十二章邪恶的终结
    光明历4o6年的仲夏节,对于整个西大陆来说或者并不算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但是对于菲尼克斯帝国来说,浴火历783年的这一天,确实是一个特殊而重要的节日——经历了五年艰苦卓绝的抗争,付出了无数生命的代价,菲尼克斯帝国,终于在仲夏到来之际,光复了他们失守近五年的王城,千年的古都,海顿城。
    这是人类抵抗外族侵略的一场战争,也是西大陆四百年以来,波及范围最广,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不仅是人与人,人与异族,也是菲尼克斯帝国的守护神明光明三神,与反叛的康纳里维斯家族,以及兽人的守护神,死神奈落,与兽神格乌什之间的神战。
    而夺回了海顿,或者并没有标示着这一场旷日持久,规模宏大的战争已经在西大陆上彻底结束……但或者却也可以说,它预示着这场战争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侵入人类领土的一千三百余个兽人部落百三十万兽人人口已经向菲尼克斯女皇,米雅莉?嘉兰诺德?雷尔夫陛下臣服,宣布成为她忠实的臣民,脱离与康纳里维斯家的从属和同盟关系。从而将康纳里维斯家的势力范围,彻底地赶出了三河平原。
    因此,欢忻鼓舞的菲尼克斯人,要用一场盛大的仪式,来欢庆这一胜利——那是集合了女皇陛下的阅兵,巡检民众,以及饮宴的盛大庆祝形式。甚至号称,要过历史上任何一次巨大的欢庆……然而或者没有人知道,有许多匪夷所思的奇妙事情,已经将要在这场盛大的庆典进行之时一一生。
    或者是太阳神特殊的关照……仲夏节这一天的早晨,天空是如此晴朗,碧蓝如洗,空气中微风习习,并无多少夏日的炎热,却似乎有了几分秋的清爽、在常年酷热的菲尼克斯,这个表现显然只能用天作之合来形容。然而就在大圣堂的钟声敲响代表着清晨的七响之后,那一切若有若无的事情便开始生了。
    仿佛是配合圣堂的钟声一般,湛蓝的天空之中骤然亮起了一束光芒——那是一道横亘天空的闪电,在一瞬迸出堪比夏日艳阳还要炽烈的光辉,几乎像是要将那青空一劈为二一般划过,又在天际洒下无数飞旋的火光!
    这样晴天霹雳的景色,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贵族们,对此也只能报以瞠目的态度……而在此之后,仿佛怪兽咆哮一般的闷雷,似乎让天地都在为之震荡不休,更是让人心中升起莫名的震感……
    与敬畏。
    欢庆的人群在这源自自然地,又似乎并不自然地景象之下呆滞着,他们开始无措的猜忌,继而纷的惊惶……神祗的战争总会让一些可怕不可思议的灾难波及到凡人,而经历了五载的他们,或多或少,都曾经听闻乃至亲眼目睹了某些灾难的生。
    然而一切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良久的等待之后,事情的后续就和那消散的电火一般,就此无影无踪了,如同到来时一般虚无缥缈,仿佛只是一个不明的玩笑。
    不知是不是某位神明陛下,送来的贺仪?
    嗯,那是很象他们庆贺的时候使用的幻术花火……不过,大概师们的手法吧……
    哦,那些法师们都是些古怪……不,是拥有着难以理解的品位的人啊不过,这东西如果是在傍晚时放出来,说不定更加漂亮……
    于是有些聪慧的存在终于找到的像样的解释,于是负责维持秩序的城卫军们开始有意识将这个解释散播开来,于是幸好,这看起来似乎只是个的问题,于是几乎只是过了一会儿,那可怕的晴天霹雳,便已经几乎被典礼的兴奋,驱赶到了记忆的角落,成为了某种同样渲染着兴奋的回忆,而人群已经再一次的沉浸进入了新的欢愉之中……
    圣武士和骑士的阵列已经来了。
    先是圣武士的队伍……骏马跨动整齐的步伐,将他们排列成为两行长达一哩的行伍,擦拭了圣油的铠甲在晨光中流动着耀眼的光彩、盾牌和头盔上的太阳,天平与长剑图腾在阳光下冉冉生辉、三色的旗帜在晨风中微微摆荡……当那闪烁的金光亮起,世间简直没有人比这些神选的战士更适合担任最高神仆的仪仗。
    不……或者说,应该还有能够与他们匹敌的存在。
    那是火焰一般的红,披挂在黑与红之中的队伍……
    黑色是他们的衣装,是他们的斗篷,是他们手中,或挂在身侧沉重而宽阔的巨大利刃!红色是他们的外袍,是他们的甲胄,也是他们的旗帜,那在阳光之下闪烁,晶莹而凝固一般的通透色泽……如同鲜血,如同火焰——
    是的,如同鲜血,如同火焰,当他们出现,清晨的空气之中仿如立刻便充溢了一种腥甜的血气,让原本欢呼的人群不由自主的开始安静下来。所有人静静地看着那些六足的猛兽整齐的穿过中央大街,他们尖锐的利爪在地面上碰撞出喀喀的声音,看着那阳光之下,暗红色的鳞片将它们和它们的主人一起,妆点成为一团向前推进的燃烧的火焰。
    那是无声的一刻,敬仰的一刻,所以,民众之中并没有人现,某些奇异的事情正在延续——威武的红龙佣兵,缺少了他们最为艳丽,引人瞩目的花朵…那位传闻中的女战神,红龙佣兵团的以及整个西部战区的将军,西莉娅?塞缪尔森?贝尔?哈珀姆女侯爵,却也并没有跟铁壁将军,温德尔?科弗达侯爵一样。出现在队伍的前方。
    当然,对于民众来说,庆典的流程和那些大人物们的位置,本就不是他们关心的事情,他们正在兴奋的高喊,因为更加伟大的存在已经出现,一拨代表着庆典高潮的事情就要生……城市中的七座圣堂的大钟同时敲响了,阵阵钟鸣宣告诸位最高神仆的驾临。数以万计地虔诚信徒在各个路口扇集,向着神祗的仆人们呼喊,表达着对于神的敬仰,声浪像海洋,先后跪伏于地的民众就是波浪。衙道两侧的建筑物上悬挂的金色绶滞和飞扬而起地鲜花彩纸就是海面上翱翔的水鸟,而三神神殿大祭司们乘坐的华丽敞蓬马车就像舟一样。
    然而在一片欢腾之中,又夹杂着一些并不和谐的细微声音……受到培罗陛下宠爱的维拉尼卡女士,她飒爽的英姿并没有在那华丽的马车上出现……难道是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可以在皇宫之中等候?可是那专属于艾瓦梅尔女神神殿的马车之上,为何也没有看到往日那熟悉的美丽身影?
    甚至不仅仅是作为圣女的迪利亚?布莱克赫斯特女士,就连那原本总是随侍在她身旁,经常用斗篷包裹住自己,只留下一丝美好曲线引人遐思的两位女牧师,也一同不见了踪影……
    哦,还有那些骄傲的静立在殿堂之中,被长袍覆盖着神秘法师们,似乎也缺少了最近因为强大的力量和美丽的容貌一体,最为名声鹊起的女士。
    少数信徒不满的叹息,在这涌动的人g花……缓慢行进的队伍终于到达了那巨大的城堡之下,骑士们在广场上列阵,准备接受他们最高的主宰的巡视,而天光也进入到了最为浓烈时候,沐浴在光芒之中的肯色皇宫敞开了包括正门在内的无数扇雕刻金花壁饰地大门。所有的门扉沿着宽阔华丽的走廊,一直开到宫殿主厅。
    无数装饰的如蝴蝶一般华丽的贵族们出现了,他们高傲的目光巡视过兴奋的民众,然后在望向上方时换上一副诚惶诚恐的尊荣……按照工作和爵衔职称分立大厅左右两侧,不过即使是肯色宫最大的殿堂,似乎也被这千多名官员还是将大厅挤得水泄不通,一些品级稍差的贵族甚至只能被都近侍客客气气地请到宫门外,尽管贵族们抱怨连天,可他们都不敢在这种时候冒犯女皇地威严。
    时间还在延续,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之下,典礼的大高潮终于到来——被无数宝石与华丽的布匹妆点,如同吸引着天上阳光的,米雅莉?嘉兰诺德?雷尔夫一世女皇陛下在她的母亲,帝国长公主的陪伴下缓缓走过重重宫门。于是宫门两侧的恭候多时的人群纷纷跪了下来,贵族们得体的声音轻诉着:“女皇陛下万岁!”而年轻的女皇,则用矜持又不失友善的眼光给予他们回应,她越过那象征着国土长度的十万之一的,一百五十呎的通道,走上了那光辉的黄金之阶,在山呼海啸一般的“万岁”声中坐入黄金打造的高耸宝座。
    于是举国欢腾。
    女皇的这一举动,无疑象征的时隔五年,菲尼克斯对于国土光复的伟大胜利……菲尼克斯,如同他名称同义的那只神鸟,再一次浴火重生!
    人们在欢呼,在跳跃,在狂呼吼,在热泪盈眶,用自己最为极端的情绪表现着心中的欢愉和激动……只有一些拥有着高贵身份,脸上也挂着最为矜持笑容的中年贵族们,才会用最为细微而不引人注意的声音,互相传递着低微的哀叹……那往日里应该寸步不离的随侍在女皇陛下左右,两个最为艳丽的宫廷女官,名为妮尔温和帕梅拉的女子,此刻却并没有出现……
    虽然有些人仍旧矜持着,在心中嘲讽那些同僚们消息的闭塞,同时将那个秘密压在心底——那两名美丽的精灵女子有可能是传闻中皇家密探在女皇身边布置下的保卫者……自然并不适合于出现在这个光辉的场合——但不能触碰……可资欣赏也很好,如今艳丽花朵无意间被雪藏,对于这个欢庆的场合来会所,自然也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但遗憾归遗憾,这个欢愉的过分,隆重的过分,冗长的过分的仪式仍旧必须继续,一切还要如常的向下进行。
    ……
    “女皇陛下万岁!您地荣耀将与帝国皇统一样,如菲尼克斯——永垂不朽!”随着帝国贵族元老院议长嘹亮的呼声穿过宫殿的屋梁。仿佛在整个天地间回转游荡……庆典终于到达了真正的巅峰!
    而混杂在这赞歌之中,那一丝并不和谐的音符,也变得越响亮……
    阅兵典礼如期望一般的宏大,经历了战争洗礼的帝国战士们展露出了他们最为光辉的一面,那经过精心设计的展示方式,让他们散出无以伦比的英勇和凛然的气势,让民众们对于他们国家的力量更加的诚信……
    然而,女皇陛下的缺席,却无疑是最为令人始料不及的变动……人群之中失望的混之声,让战士们的杀气也变得有些迟钝——而他们最不能够接受的,或许就是那个女皇陛下因病而缺席之后所有活动的理由……作为神祗加护的女皇陛下本应不会受到任何疾病的困扰,能够让她病倒的,难道是某种诅咒?
    ……
    诅咒!你就是这个世间最大的诅咒!你不是已经消失在死神的国度了吗?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这恶魔……怪物……
    米雅莉?嘉兰诺德?雷尔夫一世女皇陛下狠狠地吐出一连串的咒骂,然而那仿佛呢喃一般的语音,让这些言辞显得如此的舒缓无力,甚至充满着一种令人迷惑的娇羞——如果再联系上这位女皇殷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液的面颊,湿润双眼中迷离的目光,那么诅咒的意味,恐怕也就已经被消弭的干干净净……
    事实上她或者还想要用别的方式,例如拳头来表达一些不满的情绪……然而在光滑纤细的腰肢被那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环住,强烈的颤抖时,恐怕所有的力量,都已经化作了那身体中令人恐惧,却又迷离不舍,似乎要将她焚尽,化为漂浮的虚无的火焰……
    所以最终,她只能用高高低低,夹杂着喘息的细微歌声,来表达心中的不满,鼓足自己的勇气,与眼前这个恶魔和怪物战斗到底……尽管失败不可避免。
    事实上,这被化为了战场的巨大房间之中早就已经是一片狼藉……不管是华丽的地毯,华贵的大床,甚至连精致的桌子上都遗留着战争的痕迹,倒伏着勇敢地战士们的身影,娇艳的渲染着全身的晕红,和散布在空气中魅惑的气息,宣布着她们的失败……而如今,尊贵的女皇陛下,似乎也最终会成为她们之中的一员……
    在不可抑制的尖叫着声中,她扬起头颅……精心打理的式纷扬成为长长的波浪,然而这已经是她最后的力量,当声音转为无可限制的低迷,她也终于陨落在这个并不广袤的战场……
    当然,正义必胜……
    因为最为强大的存在终于与那个邪恶展开了周旋,她的强悍让前人的牺牲拥价值,那银色的丝飞扬之中,邪恶终于开始无法抑制的颤抖,而当那光洁的躯体更加灼热,她的对手,终于融化在那并不熟练地技巧和热情之中……
    “呐……卡瑟利就这样交给了艾瓦梅尔恩和赛德洛斯,真的妥当吗?”战斗进入了一个休整的时期时,最后的战士忽然开口问道。
    “那种死气沉沉的地方我才没有兴趣……他们俩既然有意思帮忙。我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奈落离开了,但他的神位却必须要有人继承,不是她们去管,难道要我去当死神吗?我可不想最后变成因为要逃走而毁灭世界的变态!”
    “又在想要转移话题!我问的是你是不是放心那位女神陛下!”纤细的手指轻轻拈起一片腰际的皮肉,女战士给予邪恶最为有效的打击,也用最为威武的语声揭破邪恶的诡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位女神陛下的关系?”
    而这个声音,也变成了讨伐邪恶的新一轮战争的号角……勇敢地战士们因此而复生于战场,向邪恶出了威武的战吼!
    “什么,她跟那个女神也……”
    “我早知道他们之间有不对!”
    “榨干他,看他以后还敢招三惹四!”
    “愚蠢的家伙们!我现在可是越了神的存在,我会惧怕你们……哎呀!……不要掐那里!别吸!也别咬啊!”
    好吧,终于完事儿了……这个结局是三易其稿的……即使不好,也就这样了,我的能力仅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