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玄幻小说 > 龙蛇异传 > 第十三章 忘川河
    ?
    龙蛇传说:忘川河里忘川水,忘川河边望眼人
    走过通道,一路上倒是没有什么事发生,苏陆山渐渐放松了下来。眼前来到了一处木质塔楼前,塔楼?苏陆山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塔楼,塔楼倒是不高,只有三层,但是地底下为什么还要建塔楼呢?
    绕着塔楼走了一圈,却没有找到入口,整座塔楼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建成的,一层围有一圈木柱子,苏陆山轻轻拍了拍一个柱子,然而整座塔楼却震动起来。我的天……苏陆山吓的连忙跑到远处,这楼也太不结实了吧?他现在怀疑自己一脚,这楼就能塌掉。
    怎么进去呢?难不成是要我拆了这楼?苏陆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脚冲着塔楼的木柱子踢去。快接近塔楼的时候,苏陆山怀里的涂山盒飞了出来光芒闪烁,塔楼似乎相应一般,木柱移动,露出一扇空门,苏陆山一脚踢空,直接摔了进去。咚的一声,“哎呦…”看样子是摔的不轻。苏陆山进去后,涂山盒化作一道流光也飞了进去,空门闭合,塔楼恢复了原状。
    “这几天真是受尽磨难……”苏陆山揉着屁股站了起来,这次是摔得有点狠了,从怀里拿出涂山盒,恨恨的说道:“你这该死的盒子,早不出晚不出,偏偏这个时候出来,害得我摔一大跤。”涂山盒似乎感应到了一般,在苏陆山手中轻轻颤了一下。
    苏陆山一愣:“原来你这盒子也有灵性,来,变化一个美女让我瞧瞧。”等了半饷没有反应,苏陆山自嘲的笑了笑,有灵性,也得要有慧根才行啊。
    方才打量起四周来,塔楼内部只有一个大厅,倒是没有什么令人惊叹的豪华装饰,简单古朴,八八六十四根柱子上都亮有一盏油灯。也不知道这楼存在多长时间了,从蚩尤到现在……五六七八千年?这灯还亮着,长明灯么?苏陆山蓦然打了个颤,虽然见到了许多奇怪的人和事,但……还是不要让我见到真的鬼吧。
    好像说什么就来什么,整个大厅突然刮起一阵寒风,寒风吹过,油灯闪了几下没有熄灭,却暗了下来。大厅正中央出现一方石碑,苏陆山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也没有什么事,放下了心,走到了石碑前,只见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地狱道。
    地狱道?苏陆山突然想起了火影忍者,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地狱道是什么意思?蚩尤和石球中人让我谨记切记,就是来看这个玩意的吗?”
    突然,从石碑上涌出一股黑烟,将苏陆山笼罩在其中又涌回石碑内,苏陆山也随之不见了。
    黑烟散去,苏陆山揉了揉眼睛,摆脱下次别用黑烟好不好,迷了眼睛很难受的。揉了一下舒服了许多,睁开眼,一片荒芜的山谷,苏陆山正站在谷口。这又是哪里?苏陆山往山谷内走着,整个山谷死一般的寂静,走了半饷也没听到一丝虫鸣鸟叫,只有杂草丛生,也没有一棵像样的树,苏陆山越走越感觉不舒服,整个山谷好像死了一样。
    穿过山谷,有一条沉静的河流,水面平静一动不动,不像是河水,而像是死潭。河边有一个枯木的牌坊,走近牌坊一看,牌坊正中写着两个大字:忘川。
    忘川?苏陆山望着眼前的河水,心中一凛:忘川河……难不成我到了阴曹地府?可是,入阴曹地府要先过鬼门关,才能到忘川河边喝了孟婆汤上那奈何桥。苏陆山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望乡台、孟婆还有奈何桥的影子,河边只有这么一处牌坊。
    “忘川河里忘川水,忘川河边望眼人……”忘川河内静静划来一艘孤舟,舟上人一边摇着桨一边念道。
    孤舟缓缓的靠向河边,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蓑衣老翁,提着船桨走到了牌坊下,看着苏陆山。打量着眼前的蓑衣老翁,破旧的草帽和蓑衣,形如枯槁的双手拿着船桨,佝偻着背,看不到长什么模样。
    “年轻人,我看你阳气未灭,缘何至此?”蓑衣老翁沙哑着嗓子问道。
    苏陆山摇了摇头说道:“敢问老者,这里是?”
    蓑衣老翁用船桨指了指牌坊道:“忘川河。”
    “果然是忘川河。”苏陆山一颗心沉了下去,他不知道蚩尤为什么要让他来这里,这不是让他下地狱吗?
    蓑衣老翁道:“不管你因何出现于此,但是你来了,自有来的道理,请上船。”蓑衣老翁根本不等苏陆山反应,直接拉着苏陆山上了孤舟,船桨一挥,舟已经离了岸。
    “你干什么?!快放我回去!”苏陆山回过神来,船已经离开岸边有一段了,连忙喊道。
    蓑衣老翁摇摇头,继续摇着船桨:“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因果循环不是你想怎样便怎样。”
    苏陆山没了办法,站在船边看了看距离,想着自己应该能游回去。还没跳下去,蓑衣老翁的船桨就横在了他的面前:“年轻人,别怪我没有警告你,忘川河可不是简单的一条河,你这样下去,只会白白丢了性命,既然你阳气未尽,那就不能跳下去。”
    “为什么?”苏陆山愣道。
    “忘川河内无数冤魂,皆是不肯喝孟婆汤而跃下奈何桥之人,受尽千万世之苦后重回人间,你若投了忘川河,便会让一个冤魂还阳,而你就会替代他在这忘川河中受尽折磨。”蓑衣老翁从船舱里取出一个兜囊,从兜囊里抓出一把东西撒进了忘川河里。
    霎时间,原本沉静的忘川河陡然而动,血黄色的河水波澜骤起,一阵阵凄厉惨叫从河中传出,孤舟在波涛汹涌的河中左右沉浮,苏陆山紧紧抓着船沿,摇晃得他都要吐出来了。蓑衣老翁淡定的站在船首,摇动着船桨在波浪中穿行。
    过了许久,忘川河终于平静了下来,又恢复到先前所见那样沉静。船也终于靠了岸,苏陆山从船上爬下来,仰面躺在岸上,喘着粗气,实在是太惊险了。蓑衣老翁也下了船,在苏陆山身旁坐下。
    苏陆山喘着粗气,问道:“你刚才往河里丢了什么?怎么突然……”
    “只是一点阳间之物,带有点阳气。忘川河的平静只是表面的,一旦有了阳气的引诱,就会可怕无比,即使现在沉静下来,而那些冤魂已经浮上了水面,你看。”蓑衣老翁指了指忘川河面。
    苏陆山抬头看去,只见忘川河面上人影憧憧:“那些便是冤魂?”
    蓑衣老翁点点头,站起身走到了船上道:“我只能送你到此了,一个生人未经鬼门关,未喝孟婆汤,未过奈何桥,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吧,年轻人…地府兴许会因为你而有所改变。”
    苏陆山目送孤舟远去,叹了口气:什么改变不改变的……我都不知道我来这是要做什么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往前走去。
    ……
    伶花宫
    伶花宫主、李海生、洛姌、应璃几人坐在花园中,一旁的假山上浮现一阵波动,一张纸从假山中飞出,落在几人面前。
    伶花宫主拿起那张纸,看了看然后挥手弹出一股火将信纸烧掉,看了看李海生说道:“海生,老祖宗在问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李海生站起身,走了两步道:“计划已经没问题,我们的人已经有大部分潜入了进去,柯定贤他虽然嘴上不相信我,但他心里已经对我放下了部分戒心。接下来就是等那日子到来,然后我们就可以进行计划了。”
    伶花宫主点点头,又看向洛姌问道:“洛姌,那个苏陆山已经过了涂山门了?”
    “是的,宫主。苏陆山已经过了涂山门,想来现在也应该到了那地方了。”
    “这就好,这次的计划关系到老祖宗,可不能出了纰漏。”伶花宫主又看了看李海生道:“海生,那万鬼之王怎么办?”
    李海生眼神一冷,说道:“他不足为虑,这次重点是在万木山门,虽然他附上我身,但是没我允许他是无法知道发生什么事的。他也有需要的东西在万木山门,到时候可以让他在前帮我们挡一挡,他想利用我,我又何尝不是利用他?”
    伶花宫主走到李海生身边,拉着他的手道:“海生,让他附你身也是迫不得以,真是辛苦你了。”
    李海生不着痕迹的躲开伶花宫主,走到假山前拱手道:“不妨事,只要蚩尤老祖需要,我李海生万死不辞。”
    这是假山上又是一阵波动,飞出一张纸飘在李海生面前,李海生看了看挥手烧掉,然后笑道:“老祖宗请放心,这万鬼之王我利用完了之后就会处理掉,不会给计划带来麻烦的。”
    随后几人又商议了一会,便各自离开。洛姌带着应璃回到了暖阁内,应璃站在涂山门前,皱着眉头说道:“姌姐姐,你说他能不能把他们带回来?”
    洛姌从梳妆台前走了过来,拍了拍应璃的肩膀道:“没问题的,老祖宗看中的人,定然是没有问题的。”应璃点点头,眼睛却仍然一眨不眨的盯着涂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