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文学 > 都市小说 > 彤云 > 五百五十七章 懦弱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
    岳芊芊不觉叹息一声道:“曾经,我总听人说女子外向,总觉那是因为这样的女子是因为懦弱,而我现在,听多了你那所谓的燕大哥念叨殿下的好,似乎不知不觉的,便有了偏向。
    管彤,对不住了。
    事实上,不管在什么关系上,我们都不用听他人怎么说,由着自己的意思去做,才是最正确的。”
    “嗯,你所说很有道理。”
    “四丫,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我让你帮厨,不开心了?”
    “不是!不是……”
    管四丫连忙否定:“我听你们聊,就觉得很有意思的。”
    “管彤,我觉得四丫是个机灵的,如果习武……虽也晚了一些,但也无妨……”
    “岳小姐,我真能习武?”
    “嗯,可是,习武很苦的。”
    “我不怕吃苦!”
    “……呃,即便如此,你也得找一个好师傅。”
    “芊芊,你别想挖我的墙根……”
    “管彤,你多心了,我真就只是这么闲聊着说的,可没那么多心机。不过嘛,如果四丫学了武,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或许吧,可她能陪伴我多久?你也知道,这里的女儿家十一二岁定亲,十三四岁便嫁人,是很常见的。”
    “我不嫁,我就陪在彤姐姐身边。”
    “这由不得你。再说了,人的心境会随着年岁的增长与环境的改变而不断变化的。这里的某人曾经也说过,二十岁之前是不会谈婚论嫁的,可结果怎样?”
    “管彤,你也不用只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吗?”
    “我……多少也有学你的意思。”
    “是吧,意思也就是你早就对殿下有心了,不仅故作矫情,还拉上裴小乙……所以说,在这一点,你是最有心机的,也是最坏的丫头。”
    “好好好,我坏!既然我这么坏,你大可以不和我交往。”
    “那倒没那么严重,说好了,我们是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
    岳芊芊这么说时,浅浅笑着,神情很认真。
    这么闲聊着,准备要做的菜的准备工作做好了,米饭也可以沥过米汤,然后上锅蒸了。
    岳芊芊还是一边忙,一边感慨,原来在家里当小姐,这些事情别说插手去做了,就是连看都懒得看,可现在……
    说着说着,又不觉干呕了一下。
    “芊芊,你是不是真怀上了……且让我帮你把把脉。”
    管彤说着,一蹦就蹦到了她身边,拉住她一只手,就准备帮她把脉。
    岳芊芊一把挣脱,“我说了,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敏之都还没怀上,哪里就轮得到我?再说了,如果真怀上了,我也要想法子打掉。”
    “芊芊,你可不能这么想……小孩子虽然有些烦人,但还是挺可爱的。”
    管彤说话间退开了。
    她知道,如果她越是坚持,岳芊芊越发会犟着来。
    是以,她退到一边安然的坐下后,笑着问起燕青何时回来?
    “那可说不准,说不定就不回来了。他现在执着于他的水泥厂……”
    岳芊芊突觉说漏嘴,他们俩已然约定,把水泥已然鼓捣出来的事过一段时间再说的。
    “管彤,想必你那边的水泥厂已经建起来了。”
    “这些,我也是不准备管的,毕竟,弄那玩艺儿,要特别注意防护。”
    管彤倒没注意到岳芊芊面上的神情转换,在她想来,既然她这边都鼓捣出来了,他们这或是吕敏之那肯定也鼓捣出来了,所谓互通有无就没那个必要了。
    “嗯,我也没想管,他也没想让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