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玥看着张安安色厉内敛的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原本以为从江水回来之后你会收敛,不过现在看来,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喜欢作死。”
    没等韩玥出手,张清风便立刻上前一步,抬手给了张安安几个耳光,张安安被打得脸颊红肿,门牙松动。
    她捂着脸躲避着张清风的巴掌,气急败坏地冲着他吼道:“张清风!你别得寸进尺,你敢打我?信不信我找人杀了你!等三叔他们回来,我一定要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他们,到时候让你和你手下的人全部滚出张家,一辈子不能翻身!”
    张清风眼中闪过一抹寒意,下手也越来越狠,最后干脆演变成了拳打脚踢。
    原本张安安还不停高声叫骂,但身体上的疼痛让她渐渐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地上小声哀嚎。
    张清风当着韩玥的面狠狠地打了张安安一顿,除了发泄多年来对张安安的不满之外,也是向韩玥表明自己的态度。
    “韩小姐,张安安犯下了大错,我身为张家的代理家主,绝对不会纵容她,今天我就把她交给你和宋律师处理,你们要打要杀尽管动手,我张清风绝对不会阻拦。”
    韩玥侧目看向宋青严,毕竟他才是受害者,所以韩玥决定把权利交给他。
    宋青严看着鼻青脸肿倒地不起的张安安,再看向已经停止呼吸的鬼灯大师,略微迟疑了片刻,冲着韩玥摇了摇头。
    “算了,她已经受到惩罚了,还希望你们张家以后能够好好管教她,不要再让她仗着家族的势力肆意妄为。”
    虽然宋青严恨不得直接把张安安打死,不过他也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报仇不过是仗着韩玥给他撑腰,所以他也不想不留余地给韩玥带来麻烦。
    “宋律师,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我堂妹不会再派人报复你和你的家人。”
    张清风转头吩咐自己的下属:“去张安安的别院把宋律师的家属带过来。”
    没过多久,张家的两个保镖便把神情憔悴的宋夫人以及他的儿子送了出来,宋青严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子激动不已,上前好好安慰了他们一番。
    临走的时候,韩玥再次警告张清风:“如果你们张家想报复,直接来士林堂找我,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偷偷找宋律师报复,那么帝都以后将不会再有张家这个家族。”
    张清风闻言眼皮一跳,连忙和韩玥保证道:“韩小姐你放心,这次都是我堂妹的责任,我们张家绝对不会报复。”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韩玥意味深长地看了张清风一眼,然后和宋青严等人离开了张家。
    韩玥他们走后,张家的保镖们迅速把受伤的人抬走善后,被打得鼻青脸肿呼吸微弱的张安安也被送回了她的别院。
    张清风身后的一个长老看着韩玥离开,不满地说道:“大少爷,这个女人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她有狂妄的资本。”张清风面无表情地说道,“今天这事如果没让她满意,恐怕咱们这些人都要倒霉,她敢对全氏家族动手,杀了我们这些人还不是易如反掌。”